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美女 全裸,新手必看

“来,嫂子帮你。

  ”说着,嫂子的手竟伸了过来。

  “嘶”陈正倒吸一口凉气,感觉到一股麻意从脊背直冲脑门。

  “嘘……”“嘘……”就在这时,嫂子竟然吹起了口哨。

  “轰”的一下,陈正大脑一片空白,嫂子……嫂子竟然……哄自己小便。

  在乡下,哄小孩尿尿都是这样,一边轻吹口哨,一边用手拨弄。

  嫂子的动作让陈正脑皮发麻。

  为什么陈正都成年了,迷人的嫂子还不避讳,给他尿尿呢?因为,他是一个傻子!在八岁那年,一场车祸,导致他脑神经受压迫,于是,他就傻了。

  这一傻,就是十几年。

  结果,半个月前,陈正的脑袋莫名其妙的灵光了!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嫂子!因为他尝到了甜头,被嫂子拨弄着小便多刺激啊!没办法,嫂子实在太迷人了,虽然陈正心底有一种犯罪感,但还是没法控制自己。

  而且,嫂子刚生了娃,大哥陈明迫于经济压力,出国务工,家里就陈正与嫂子两人。

  因为大哥是养子,他们之间没血缘关系,这让恢复后的陈正胆子越来越大。

  嫂子给陈正把尿后,堂屋婴儿床里的宝宝开始哭闹起来。

  嫂子赶紧过去。

  可她最近胸口涨涨的,宝宝吸不了多少,就会哭闹,这可把嫂子急死了!“来,宝宝乖,吃……”嫂子解开衣服扣子,塞在了婴儿小嘴里。

  一如往常,嫂子挤的红通通的,不见效果。

  却不知,陈正已经偷偷来到她的身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

  “好带劲啊!”陈正盯着嫂子,眼神放着金光。

  嫂子弄了半天,宝宝还是没喝多少,她得将宝宝放下,两手拼命的挤起来。

  越弄越生疼,疼的她俏脸苍白。

  好一阵,忽然又一股急流冲出的感觉,一阵阵的刺疼。

  她知道好像要出来了,于是赶紧起身站起来,想拿瓶去接,可突然看到了身后的陈正。

  “啊!”一声尖叫。

  与此同时,那像淋雨一般,洒在了陈正的脸上和衣服领口,一圈圈的。

  陈正惊讶不已,只感觉浑身都是香气四溢,那股香味扑到鼻子里,浑身难受。

  嫂子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她赶紧将那收回了衣服里,然后转过身去。

  她是第一次除了自己老公外,在别的男人面前露,更无耻的是,这个人还是自己老公的弟弟!心底十分惆怅。

  陈正也有点尴尬,想着如何收场,可目光不由自主沿着嫂子细长的柳腰,望向了圆润的把裤子绷的紧紧的臀部“渴,好渴,想喝点什么……”恍惚间,陈正伸出手指,沾了脸上一抹香甜,放入嘴巴里舔了几口。

  这味儿真是又骚又甜啊,惹的他全身哆嗦不定。

  嫂子刚开始很羞涩,可想着,阿正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傻子,犯不着跟他计较吧!可刚要继续,嫂子突然有点头晕目眩,如针扎一样,疼的她有点受不了。

  她不管了,只想从这剧烈的痛楚中解脱出来。

  “阿正,你还在吗?”“嗯?”陈正应了一声,发现嫂子林子惠踉踉跄跄朝他走来。

  “嫂子,你!你你……”陈正只感觉喉咙发干,说话都吐不清楚。

  林子惠扭扭捏捏,想了片刻,红着脸,道:‘阿正,我这里被蚊子咬了,你替我止疼好吗?’陈正现在可不傻,盯着胖圆看,蚊子叮了哪有这么大的啊!真把我当成了傻子呢。

  想到这,心跳加速的厉害,本以为嫂子会过来训斥一边,可没想到竟然要自己帮忙止疼啊?“是要挠挠吗?”陈正装作一脸懵懂的样子。

  林子惠纠结不已,脸蛋绯红,但实在疼得难受,只能咬着贝齿点了点头。

  然后当着陈正的面,将衣服掀开,掏出圆鼓鼓,沉甸甸的。

  陈正见状有点蒙,刚才她给自己把尿,现在又让自己挠她那个部位,不禁咽了口口水。

  伸出颤抖的手按到了其中一处,轻轻抓了抓。

  “嗯哼……”林子惠皱着眉头,忍不住发出一声低鸣。

  这么轻轻的挠,对缓解涨疼一点效果都没,反而多了几丝瘙痒之感,让林子惠欲罢不能。

  “阿正,你给嫂子再加大点力气,我是被蚊子咬的,很疼的哦。

  ”说完,她竟然抓起陈正的手,放在自己的胖圆出力,大力的按起。

  陈正的魂儿简直都要爽飞了,之前他脑子恢复,也只是窥探,不敢亲手触摸。

  毕竟林子惠可是自己名义上的嫂子啊!现在是林子惠主动要求,不是自己的过错!陈正红着眼眶,两手一起抓,都变形了,从外面一直往里推了过去,手感麻酥酥的。

  林子惠不禁吃惊的看了陈正一眼,本来疼的难以忍受,死马当活马医,让他试试,可没想到效果还不错,巨疼得到了些许缓解。

  而且,这么一双手,肆意的把弄,强烈的舒爽感压过了内心的羞耻,心跳如麻,浮想绵绵。

  自从她嫁给了她老公陈明,每次羞羞的时候都是速战速决,从未体验过女人真正的乐趣,等她怀孕后,陈明又担心动了胎气,孕期一次都没碰她,孩子出生后,他又跑去国外务工,可想而知内心有多么空虚、寂寞啊。

  而现在被他傻子弟弟陈正这么一弄,林子惠的那份激情之火彻底点燃了。

  陈正多按了几下,林子惠随之痛叫了几声,额头冒出冷汗。

  “怎么了?”陈正装着傻乎乎的样子,松开了手。

  “不要停哦,停下嫂子会更疼……”林子惠颤抖道。

  陈正猛地吞了口口水。

  “可是我有点饿了。

  ”现在这一大团,熟透了,太勾人心魄了,这要是吃上一口,岂不是爽上天了?陈正装傻还装的真像,估计也是看准了林子惠的心思。

  “饿了?”林子惠突然脑瓜开窍,以前她看过一点医学知识,这种情况,用嘴巴猛吸也能治。

  思虑完后,望了望陈正,羞愧不已,可转念一想,他是个傻子,懂什么呢?让他吸,他哪懂男女之事?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林子惠压抑不住心底的欲念。

  “阿正,你要是饿了的话,就喝吧,宝宝能喝,你也可以!”这话一听,陈正的脑瓜瞬间炸开了,啥都不管了,跟个疯子一样,直接扑在了林子惠的怀里,咬住(啊再快点嗯嗯嗯好好爽),然后大口起来!咕噜!一阵阵浓香沿着喉咙,灌入到自己嘴巴里。

  “咿咿”林子惠忍不住兴奋,美眸睁的大大,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他安慰自己,阿正是个傻子,什么都不懂,自己这么做都只是为了宝宝……可突然,一阵诡异的柔软感在胸前缠绕起来,酥麻的更强烈了,竟让她忍不住直接抱住了阿正的脑袋,紧紧地摁在怀里。

  细细一看!这让她顿时羞愧不已,但有舍不得松开。

  迷糊中睁开眼,悄悄往下望去,只看见阿正的裤子,藏了大炮,都要把裤子给炸开了。

  “阿正……”顿时,林子惠脑袋一片空白,脑子里只剩下一种无耻的念头。

  “咋了?”陈正突然抬头,瞄了一眼嫂子脸上的表情,判定她现在肯定是对我着了魔。

  “阿正,求你再往下一点。

  ”林子惠的语气几丝柔弱,带了点娇羞。

  陈正闻言,眼光一凉,知道她已经情难自已,为了降低她心底的戒备,还装着傻傻的样子,问:‘嫂子,不是这里被蚊子咬了啊?’林子惠羞愧的面红耳赤,浑身麻软,有点无法自拔,“是蚊子太多了,也咬到其他地方了,阿正,你快点帮帮嫂子啊……”“哪里?”“往下一点嘛。

  ”林子惠目送秋波,看着怀里的男人,双腿不禁夹了夹,减轻那种瘙痒感。

  陈正颤抖的手,将嫂子的衣扣,一颗颗的解开,完美之处瞬间绽放!“是这里吗?”陈正指着林子惠的小腹处。

  “嗯。

  ”林子惠微微点头。

  陈正就伸出了舌头,沿着腹部的白皙,缓缓往下。

  “继续,继续……”林子惠扭摆着小蛮腰,浑身热的发烫,不由得将肚皮往陈正脸上挤压,腿脚往他胳膊上磨蹭。

  陈正早已邪火怒烧,一路往下,在小腹处打了三个圈圈,吧唧吧唧的。

  这种感觉,都要把林子惠给急疯了,她以前那里享受过这等舒畅啊?如果早知道自己老公那里那么不堪,怎么可能轻易的就跟他结婚?现在后悔了,可是还有补救的机会吗?不知不觉间,她竟然将长裙褪下。

  迎面而来的热气,让陈正脑袋一片空白,立马低头,一阵狂吸。

  可正在这时。

  哇哇!旁边传来宝宝的哭闹声。

  林子惠这才猛然惊醒,想着身下的可是阿正,不是自己的老公啊!阿正再傻,他也是个男人,可不能突破这个底线啊,不然不光对不起自己老公,也无法做人了哟!“行了,到此为止吧,谢谢阿正。

  ”林子惠匆忙提上裤子,抱着宝宝,狼狈的从屋内走出。

  此时的陈正一脸懵逼,欲哭无泪,刚提上的兴致,这就结束了?身下早已火热,涨得难受,却中途被暂停了,这种滋味亏了真是折磨啊!陈正长叹一口气,回了自己的房间,休息了一阵,可脑海里依旧浮现着嫂子林子惠物美的倩影,胸前的完美,白嫩的肌肤。

  一想到这,异常难受,压抑,甚至有点微微泛疼。

  他想去冲洗个冷水澡,给自己降降温。

  刚到院子里,突然听见一阵迷人的嗓音,从偏房传出。

  仔细一看,竟发现偏房里,嫂子闭着眼,打了一盆热水,俏脸红润,用毛巾磨蹭着身子。

  她享受着这种自我安慰的愉悦,虽然知道这很羞耻,但就是控制不住,老公能力不行,常年空虚寂寞,突然被阿正点燃,宛若打开了心灵的窗户,瞬间沦陷。

  她闭着眼,开始幻想阿正。

  陈正本来就难受的要死,看到这一幕,更是激动,脑子嗡嗡叫!现在宝宝睡着了,家里就剩下我跟嫂子了,无人能打扰我们之间的秘事。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疯狂的注意。

  当然,他还是在装傻,蹑手蹑脚的进了偏房。

  林子惠注意到动静,回头,慌张的提起裤子。

  但看见阿正裤衩的动静时,暖流肆意,那里痒得不行。

  “嫂嫂子,热,热,洗澡澡……”阿正装的傻里傻气,对林子惠呆滞的说道。

  “好,好啊……”林子惠颤抖道,眼神一直勾着阿正的裤衩看。

  这几年,阿正因为是个傻子,生活起居都是嫂子照顾,她心底也跟往日一样说服自己。

  再说,阿正智商跟弱智一样,很好哄,他一定能给自己保守秘密。

  而且大晚上,村里家家户户都睡炕上了,就算闹出再大动静,也不会被察觉。

  想到这,林子惠心跳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阿正,要洗澡的话,得把衣服脱光才可以。

  ”“哦。

  ”陈正点了点头,但装的很笨拙的样子,手忙脚乱,难脱。

  林子惠心底一急,直接伸出手帮阿正脱下了汗衫。

  阿正身子骨很结实,孔武有力的肌肉凸显出来,在暗黄灯光下散发着雄性的光芒,身材魁梧,很有力量感。

  嫂子林子惠见状,开始有点痴迷起来,突然有点埋怨为什么自己老公没遗传到这么好的身材呢?随后,竟当着阿正的面,伸出手放在他八块腹肌的小腹,覆盖上去。

  陈正感觉舒服极了。

  

李玲没有死成,却生不如死。

   高强看到李玲没有了生命威胁,就将李玲关在了房间里,他自己出去逍遥自在去了。

   他怎么都不愿意相信李玲所说的,于是便决定去李玲的公司打听打听,要是能够见到老曾那就更好了。

   等到高强离开后,李玲便开始想办法要怎么逃离。

   卧室门被从外面反锁了,李玲将能用的工具都用到了,可依然没有想到能够逃出去的办法,想要打电话求助,却发现电话也被高强给带出去了,没有办法,李玲只能安静下来,想着等一会儿高强打开了门,看能不能逃出去。

   豪华的总统套房里,老曾跟周珊珊的一个晨间运动就用了一个早上,等到一切归于平静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了,俩人的肚子都开始唱起了空城计。

   他的手机被苏珊珊给没收了,不知道公司发生的事情,更加不知道李玲此刻有多绝望。

   “曾哥哥,你想什么呢?” 姗姗穿着老曾的白衬衫,里面空无一物,卷起的袖口上露出她白嫩(益智故事)的胳膊,luǒ露在外面的肌肤上有暧昧的痕迹,斑斑点点让人浮想联翩。

   “没想什么,中午我们吃什么?” 老曾急忙收回了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苏珊珊这个女人的控制yù及强,就算是老高提出来要自己的手机,苏珊珊也不会答应的。

   所以,为了避免自己的自尊心受损,他还是很识时务的没有再提出来。

   苏珊珊娇嫩的红唇在老曾的唇上落下了一个炙热的吻,咯咯笑着说:“放心好了,你公司的事情我都安排好了,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 她自然能够知道老曾心里所想,不得不说,这一点上,苏珊珊对老曾很了解。

   “嗯!” 老曾没有再强调这个问题,微微的点了点头。

   午饭就是在酒店里的餐厅解决了,吃过午饭,周珊珊提出去海边晒日光浴。

   说实话,对于日光浴老曾没有多少兴趣,可在这炎热的天气,海边有很多穿着清凉的美女倒是引起了老曾的兴趣。

   苏珊珊的泳衣很是大胆,那薄薄的面料只用一根细细的带子系着,只要在后面轻轻的一拉,里面那xìng感的饱满便会暴露出来。

   除此之外,同色系的小裤裤也显得别具一格,就前面一点巴掌大的地方,其他都是用粗细不一的带子控制着,那黑色的绒毛有几根更是倔强的钻到了外面,让老曾的目光怎么迅速的捕捉到了。

   敢这样穿,就是因为苏珊珊对自己身材的绝对自信,瘦一点胖一点都不行。

   而周珊珊,刚好就是置身于这胖一点跟瘦一点的中间…… “怎么样?好看吗?” 周珊珊笑的甜美,在老曾的面前优雅的转了一个圈,娇滴滴的问。

   老曾急忙吞了一口唾沫,在周珊珊那挺翘的蜜桃臀上摸了一下,在那跟细细的,带着弹xìng的带子上拽了一下。

   啪的一声,那带子便弹了起来,然后落下,发出清脆的响声。

   “你这么穿,也不怕男人们犯罪?” 说完,老曾有些苦涩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腹往下,那紧身的泳衣就那么凸出了一大块儿,着实有点尴尬。

   “咯咯咯,曾哥哥怎么能怪我呢,其他男人犯罪跟我有什么关系?至于你,只要你想,我随时可以……” 噗嗤,老曾觉得要是再这么下去,自己非得流鼻血不可。

   好容易压下了火气,高珊珊挽着老曾就走了出去。

   果然如老曾所想,刚出去,周珊珊就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尤其是那些男人,一个个就好像苍蝇见到了血似的,恨不得直接黏在周珊珊的身上不下来。

   不远处那个男人更是夸张,只顾着看周珊珊,居然没有去看面前的路,直接从一个撑开的太阳伞上撞上去了。

   咯噔一声响,然后便是一个女人的尖叫。

   顿时便吸引了众人看了过去。

   然后,便出现了让人捧腹大笑的一幕。

   那个太阳伞的下面躺着一个拿着牛nǎi正在喝的胖妞,胖妞不防,牛nǎi直接倒在了她的身上,然后一声尖叫。

   那个男人这才回过神来,急忙向胖妞道歉,可那个胖妞在看到男人的长相之后眼睛就亮了,不依不饶的让那个男人赔偿自己。

   男人以为胖妞要勒索他,本来都准备好挨宰了,却没有想到胖妞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要求,让那个男人将她身上的牛nǎitiǎn干净,男人原本不愿意的,可却没有想到接二连三的又走过来了两个胖妞,一个个体重都超过三百了,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就好像只要他敢再说一句不愿意,她们就可以将男人强上了似的。

   看热闹的人不嫌事儿大,顿时便开始起哄,那个男人只能认命的朝着那个胖妞走了过去。

   “估计这个男人这辈子都不想喝牛nǎi了!” 老曾有些同情的看着那个男人,对身边的周珊珊说。

   “那你呢?你想不想?” 老曾一个哆嗦,急忙回头看向周珊珊,此刻,周珊珊媚眼如丝,红唇xìng感,白嫩的肌肤在阳光下微微泛着光,让老曾的心里不由得出现了一个画面。

   周珊珊躺在沙发上,身上洒满了牛nǎi,那滚动的白色nǎi珠,让老曾不由得吞了一口唾沫,喉咙干涩,想要将那些nǎi珠吞下。

   看到老曾的反应,周珊珊满足了,然后不嫌事儿大的朝着那边走了过去,娇滴滴的笑着说:“怎么样,牛nǎi的味道好吗?” 那个男人憋屈的整张脸都扭曲了,可却在听到周珊珊的声音后扯出了一丝笑,只不过笑得太勉强了,比哭还难看。

   老曾实在是没有兴趣了,拉着周珊珊离开了。

   周珊珊吵着要去游泳,老曾一个人在沙滩上散步,然后,一个男人朝着老曾走了过来。

   男人穿着沙滩裤,带着一顶帽子,目光中带着浓浓的愤怒,就好像老曾抢了他老婆似的。

   周珊珊此刻不在,他要是看到这个男人的话,肯定会在第一时间认出来,这个男人不是别人,刚好就是赵晓东!

我没想到小桃还有这一招,措不及防下倒吸一口凉气,舒服的我差点尖叫出声。

  我还是第一次享受到如此美妙滋味,小桃的频率不紧不慢,每一下都让我舒服到爆。

  这会,我只感觉身体轻飘飘的,如果不是小桃压着,我怕是都要飘到天上去。

  我的手也没闲着,每一次舒爽下都会忍不住用力,而小桃则会发出一声怪叫。

  就在小桃老公身边和小桃做这事,我都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

  我心里既激动又刺激,说不出的舒畅。

  瞅见大建的时候,我只觉得他脑袋上更绿了些。

  其实,我对大建并没有多少好感,只因为他也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明显的看不起我。

  现在和他老婆就在他身边弄,我心里更多的是一种报复性的快感。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就要到了,本来准备退出来的,但小桃却死死地按着我的腿,让我动弹不得。

  终于,我舒服地叫出声来。

  我敢说,绝对比我平时自己解决好上千万倍,那滋味真是难以想象。

  小桃给我飞了一个媚眼,然后喉咙一滚,全部吃了,看着我的目光,也温柔了些许,语气似嗔似怨地: “好……好多,差点撑死我了。

  ”看到这一幕,我那儿刚下去又有了反应。

  小桃又惊又喜,然后趴在地上,后面对着我,喘气着说:“好小王,快……快来让我也舒……舒服舒服。

  ”我也正有此意,但就在这时候,耳边忽然传来大建的低吟声。

  我心中一惊,急忙看去,却见大建并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嘴里含糊不清地喊着:“水。

  ”发现大建没醒,我悬着的心总算落下,但是经过这么一打岔,我忽然有点害怕,真担心大建会突然醒来,或是被村里其他人看到。

  “我……我家里还有事先回去了。

  ”我穿好衣服,不顾小桃那幽怨的想要吃人的目光,一溜烟跑回了家。

  经过小桃这么一遭,我不禁对晚上越发期待起来,恨不得马上就天黑。

  晚上我吃完饭正在洗碗,嫂子端着脸盆从我身边经过,看样子是准备洗澡的。

  一想到晚上抱着嫂子洗白白的身子,我就心头火热。

  “小猛,你把这两件衣服给你嫂子送去。

  ”正想坏事呢,听到我妈的声音,我差点把碗给摔了。

  我当然知道我妈这是为了晚上的事情做铺垫,不过这么光明正大地吃嫂子的豆腐我心里还是很扭捏。

  “瞧你那点出息。

  ”我妈恨铁不成钢地瞪了我一眼。

  “钰慧,我让小猛给你送衣服过来,成不?”我心里一惊,万万没想到我妈竟然这么直白,竟然冲着浴室的方向大喊。

  我想着下一秒嫂子怕是要恼怒拒绝,但令我更没想到的是,嫂子居然没出声。

  我不禁有些愣神,而我妈已经将衣服塞到我手里,将我推向浴室那边。

  来到浴室门口,我回头一看,早就不见我妈的影子。

  我敲了几下浴室的门,里边依旧没动静。

  “嫂……嫂子,我来给你送衣服了。

  ”我感觉喉咙好像被什么西卡住了,说话都不利索。

  里边还是没有应声,我心里一横,推开了门。

  浴室内水汽缭绕,像是起了大雾,但我还是一眼看到站在莲蓬头下面的嫂子。

  嫂子全身光溜,热水不断地从光洁而白皙的皮肤滑下,湿漉漉的头发像是瀑布一样,整个浴室都散发着一种让我陶醉的芬芳。

  这会的嫂子就像是光着身子的仙子,美的让我呼吸都乱了节奏。

  这一幕,我不知幻想了多少次,真感觉像是做梦。

  放在以前,我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能和嫂子这样……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想起之前那个高高在上的嫂子。

  和现在相比,嫂子对我的态度简直产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而这一切仅仅发生在两天时间里。

  此刻,尽管嫂子闭着眼睛,却让我忽然有些紧张。

  怕嫂子突然睁开眼,我也不敢多看,连忙问:“衣……衣服放哪?”“放凳子上。

  ”嫂子的声音很柔和,却有点发颤,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激动。

  我弯腰放衣服的时候仔细一瞅,鼻血差点都流了出来。

  放好衣服之后我有点手足无措,也不知道是该走还是该留,又或者该说些什么。

  但是一想到我哥跟我妈说的话,我心里忽然就有了底气。

  我轻咳一声,大着胆子问:“嫂子,要不要我帮你打肥皂?”见嫂子半天没出声,我迟疑了一下,“嫂子,我知道和你这样是不对的。

  但是我不弄的话,我哥和我妈肯定会让你跟别的男人……”说着,我都感觉我哥和我妈的做法有点过分。

  “嫂子,其实今天中午的时候我哥和我通了电话,他说要从我这里借种,我当时没敢应。

  ”我清楚地看到嫂子的身子轻微地颤抖了起来,似乎是有点激动。

  “昨晚你哥打电话的时候跟我说的就是这件事。

  ”我心里很困惑,昨晚要是我哥不打电话过来,说不定我跟嫂子已经好上了。

  但是嫂子接到我哥的电话却将我推了出去,嫂子究竟怎么想的?我实在想不通,索性也就问了出来。

  只听嫂子冷哼一声,恼怒地说:“你哥这是把我当成什么了?生孩子的工具吗?”嫂子苦笑着,“当年那么多人追我,我却偏偏选择了你哥。

  你说,他现在这么做对得起我吗?”嫂子转过身,眼睛红红的,让我不由得一阵心疼,根本没心思去吃豆腐。

  嫂子的质问让我哑口无言,原本火热的心也像被浇了一瓢冷水,张了张嘴想要安慰一下嫂子,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嫂子全身轻轻颤抖着,心里的委屈也全写脸上了。

  我咬咬牙,“嫂子,既然你不同意,我会帮你的。

  ”听了我的话,嫂子突然嗤笑一声,却又苦笑,“你哥和你妈都已经说好了,就算是我们俩不同意又有什么用,他们还是会找别的男人!”我能清晰地感受到嫂子语气里的哀怨与不满,马上毫不犹豫地说:“你放心,我保证不会让别的男人碰你!”在嫂子不信的目光中,我怒哼一声,“如果我哥敢逼你,我就不认他这个哥!”我盯着嫂子的眼睛,却见她突然笑了起来,而且笑的很厉害。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但是马上被嫂子胸前一颤一颤的风光吸引了目光。

  那胸部,完全没有像春桃一样有下垂的迹象,格外的迷人。

  水汽上升,胸部隐藏在雾气里,嫂子长发披肩,简直美的冒泡。

  这时,嫂子脸上忽然一红,上前几步拉起我的手。

  由于口干舌燥,我本能地吞着口水,“嫂子,你……”嫂子轻轻一笑,“你不是说要帮我打肥皂吗。

  ”我急忙点头,抓起肥皂手上一滑,肥皂却掉在地上。

  我蹲下身子去捡,抬头的时候看到嫂子正低头看我,从低处看到嫂子的性感身材,我感觉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嫂子抿嘴一笑,轻轻在我额头点了一下,“傻样。

  ”见嫂子高兴起来,我心里也有了底气,就开始给嫂子打肥皂。

  拿着香皂打在嫂子身上,细腻的手感让我感觉像是触电了一样,说不出的舒爽。

  不知道是肥皂的缘故,还是嫂子的皮肤好,好几次肥皂几乎都要脱手,还是我将肥皂抵在嫂子身上才没有掉落。

  这会,嫂子闭着眼睛,轻轻地咬着嘴唇,看样子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这下,我的胆子可就大起来了,在嫂子胸口停留好久,嫂子也没有拒绝,只是脸色越发潮红了。

  我心里刚才被冷水浇灭的火,也再次烧了起来,而且越烧越旺。

  嫂子的双腿忽然一夹,我吓了一跳,但下一秒我却很享受手上传来的美妙触感。

  紧接着,嫂子开始缓缓的移动。

  我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在她的腿上摸索着,那滋味简直爽翻了。

  没过多久,她就一抖一抖的,嘴里发出舒服的呢喃声。

  好一会,嫂子才放开我的手。

  我刚站起来感觉腿上一麻,便朝着她压了过去。

  紧接着,嫂子一声怪叫,我也感觉到是那里弄在了嫂子的小腹上,舒坦极了。

  嫂子低头看着我那,然后在我耳边吹了一口热气,“把衣服脱了一起洗吧。

  ”我早就憋的难受,听到这话三下五除二就把衣服给脱了。

  尽管不是第一次和嫂子坦诚相见,但我心里还是激动的厉害,反应也越发的大了。

  嫂子瞪大眼睛,震惊地问:“怎么这么大?”我嘿嘿一笑,“大吗,比我哥的呢?”嫂子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说:“比你哥的大多了。

  ”嫂子的回答让我很是满足,心里别提有多得意了。

  她盯着我那儿,直勾勾地瞅我一眼,“是不是难受的厉害?”我连忙点头。

  她忽然伸手摸了上来,我忍不住怪叫一声,“嫂子,你你……”嫂子抿着嘴没说话,但手上却是来回动作起来。

  或许是沾了肥皂的关系,嫂子的手滑的像泥鳅,可比小桃用手的时候舒服太多了。

  本来我心里还有点不好意思,但嫂子动作一会,我也就安心地享受了起来。

  不过,十多分钟,我也没出来。

  她狐疑地瞅我一眼,“怎么还没出来?我手都酸了。

  ”这会,我可爽的不行,听到嫂子的话,笑嘿嘿地应了声:“可能是我身体好。

  ”“你的身体真好,你哥要有(男女性故事)你一半厉害就好了。

  ”听出嫂子语气里的幽怨,我马上询问:“难道我哥身体不行?”嫂子叹息一声,支支吾吾地说:“你……你哥平时没几下就不行了。

  ”我没想到我哥不仅生不出孩子,连那方面也跟大建那个快枪手半斤八两,也难怪昨晚嫂子发现我在床底后没有第一时间赶我走。

  嫂子眼睛水汪汪的盯着我那里瞧了一阵,一咬牙又继续活动了起来。

  我继续享受,但依然没出来。

  “你这个坏家伙!”嫂子放弃后,就想抬手去打,但落下去的时候却是温柔的抓着。

  我叫出声,一阵冲动没忍住一把抱住嫂子。

  感受到她身上传来的轻微颤抖,我心里激动的要死。

  这次,嫂子也同样哼哼一声。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a.aspx?4910.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a.aspx?627.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a.aspx?1440.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a.aspx?885.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a.aspx?6739.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a.aspx?3853.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a.aspx?767.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a.aspx?49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