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doctor cartoon,新手必看

“你这样的变态还在这里沾沾自喜,真不知道我爸怎么会这么看好你,行了,回去休息吧,明天我还有事。

  ”诊所有好几个房间,两个人一人一个,晚上的时候房间里亮着昏黄的灯光,祝少杰还在看书,就是那本乱世医典。

  乱世医典观海卷里面记载着如何对付禁婆的办法,对于这个禁婆,现在已经升级到祝少杰的梦魇了,祝少杰现在非常害怕这个东西,以至于睡觉都有些睡不安稳。

  而对于禁婆骨头能入药这件事,祝少杰现在保持质疑的态度。

  村志里面基本上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不过村里人口口相传的东西估计要比村志记录的东西多,还是等到时候自己去打听一下吧。

  祝少杰把书收起来,搓了搓自己的太阳穴,无聊刷起手机,解锁手机就看到了秦美丽给自己发来的短信息,是一条彩信。

  是一张照片,他看到秦美丽身上的掌印又加深了颜色,看起来就像是淤青一样,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气,回了一条消息:“问问你婆婆,你公公是怎么死的。

  ”过了好一会,没有回信,祝少杰把手机放在一旁就休息了。

  第二天早晨的时候,睁开眼睛,拿起身边的手机看了一眼,有秦美丽的回信,不过只有两个字,暴毙。

  今天村里有喜事,只不过祝少杰并没有太多的兴趣去参加婚礼,早晨的时候袁小玉来到这里,还拎着两份早点。

  “怎么来的这么早,今天不需要去帮忙吗?”祝少杰坐在诊(两性口述小说)所里,正在罗列诊所里需要的药品,到时候让他们送过来,看到袁小玉来了,放下笔开口问道。

  “他们不用我帮忙,我嫂子让我过来给你送饭,这不是明敏姐也在这里吗,我就多带了一份,对了,明敏姐在哪,怎么没看见她?”“她去考察拍照去了,这不是要在咱们这里做度假村吗,所以去给公司领导拍照去了,我这里缺药,在列单子,等着他们送过来。

  ”“先别忙了,快点吃饭吧。

  ”听到他这么说,袁小玉点点头,眉开眼笑的对祝少杰说道。

  祝少杰喝着粥,吃着小菜,突然就想起自己昨天问秦美丽的事情,就是她公公当初是怎么死的。

  秦美丽说起来在袁家算是外人,她婆婆不和她说明倒也算是正常,可是袁小玉总应该知道吧,他把粥碗放下,清了清嗓子:“小玉,我问你件事!”袁小玉看祝少杰说的认真,也没有嬉笑,当即点点头:“你说吧,如果我知道我肯定告诉你。

  ”祝少杰问道:“我问你你别嫌我问的冒昧,你知道你父亲到底是因为什么去世的吗?”袁小玉摇摇头:“不知道,不过我想村长应该知道,这么多年里村里发生过什么事,她都知道。

  ”听到这句话,祝少杰微微蹙起眉头,没想到这件事又转入到村长的身上了。

  祝少杰把单子发过去之后,直接就去了王家,王家此时张灯结彩,无比的热闹,在这里祝少杰也看到了秦美丽,还有村长。

  看到村长坐在席间,袁小玉用胳膊肘捅了捅身边的祝少杰:“一会咱们两个问问村长,看看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

  ”祝少杰点点头,随便找个地方坐了下来,一会给了新人红包,吃了饭就去找村长,要不然一会不一定村长又去干什么了。

  他坐在那里归结最近发现的情况,然后准备汇总起来发到贴吧里,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一个女孩在祝少杰身边摔倒。

  祝少杰眼疾手快,当即就伸出手去接,可能是因为比较慌乱,一时间不知道手到底应该放在哪里,好死不死直接把手放在了人家姑娘的胸口。

  祝少杰一时间惊的冷汗直流,自己这可不是故意的,而是为了帮人。

  等到他把人扶起来,这才看清楚这人的样貌,她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自己那里堕胎的那个紫萱。

  紫萱低着头说了声谢谢,然后转身离开了这里,脸红扑扑的。

  祝少杰看她肚子已经恢复如常,看样子应该是腹中胎儿已经被流产掉了,祝少杰摇摇头,叹了口气,真是造孽,好好的一个孩子,就这么被自己害死了。

  过了一会,婚礼照常开始,王奶奶笑的直不起腰,整个人都仿佛年轻了十几岁,而她的孙子,是一个高大的青年,看起来非常帅气,拉着漂亮的新娘子挨桌敬酒。

  来到祝少杰这张席位的时候,祝少杰特地看了一下,年轻人脸上有种灰蒙蒙的感觉,脸色不是很好看。

  可是其他人就像是没有察觉到一样,有说有笑的敬酒,祝少杰封了红包,却无心吃喝,一直在关注着坐在不远处的村长。

  等了一会,村长和身边的几个人打过招呼,然后就起身准备离开这里,看到村长要走,祝少杰连忙起身跟了过去。

  袁小玉看到祝少杰走了,也连忙站起身追了过去。

  村长走着走着,听到背后有脚步声,然后转过身看了一眼,就看到祝少杰跟在自己身后,脸色有几分无奈,开口道:“祝医生,你跟着我干什么,村诊所还需要你呢。

  ”祝少杰开门见山地道:“我想要了解一下村里的历史,只不过村志里记录的并不是特别详细,我还有些东西不清楚,想要问问您。

  ”听他这么说,村长本来还想说什么,可是看到追过来的袁小玉,叹了口气道:“行吧,你们两个跟我来吧。

  ”村长说完,也不等他们两个,就率先在前面先走了。

  “你们两个坐下吧,喝点水,你们两个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反正今天我也没有什么事,可以和你们好好聊聊。

  ”村长端过两杯水拿过来递给他们两个,对他们说道。

  “阿姨,我想问问我爸当初到底是怎么死的,咱们村为什么会被称为寡妇村!”听她单刀直入的这么问,祝少杰有些汗颜,没想到自己竟然还不如一个小姑娘果断,上来直不楞登的就问。

  听她这么问,村长也是一愣,随即坐在那里开口道:“你父亲当初是暴毙,不是我自己这么说,是法医这么说的,咱们村里每次死人,我都会和警察一起走一趟,咱们村里但凡是在村中结婚的男人,第二天都会暴毙而亡,而且死法各有不同,不论是他们婚前有没有病史,在他们结婚以后第二天都会死,没有任何外伤,也不是被人杀害。

  ”祝少杰听到这里,皱了皱眉头道:“难道就没有一丁点例外?”村长把头靠在沙发靠背上,眯缝起眼睛回忆了一下,然后方才沉重地道:“有例外,从我当村长到现在,所有结婚的人除了猝死暴毙之外,还有三个人失踪了。

  ”“他们身上有什么共同点吗?”祝少杰听到有其他的情况,连忙开口问道。

  村长回忆了一下,然后点点头确定道:“的确有问题,失踪的男人全都姓张。

  ”“姓张,全都姓张吗?好,我知道了村长,谢谢。

  ”祝少杰点点头,说完之后直接离开了这里。

  中午的时候被人劝着喝了两杯酒,闲来无事,下午准备回去睡会,反正送药的今天下午也不能来这里。

  睡觉的时候,祝少杰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个女孩被一个人从背后扼住脖子,不断的挣扎,祝少杰总感觉这个女孩看起来特别熟悉,可是却想不起来这个女孩到底在哪里见过。

  女孩穿着古装,面容有些模糊,看不清面容,祝少杰想要过去帮忙,可是却无论如何都不能靠近女孩,他跑着跑着突然感觉一脚踏空,紧接着就气喘吁吁的醒来了。

  晚上的时候,陈明敏回来就直接去休息了,说是很累,今天早晨的时候她又来了一个同事,和她一起工作,晚上的时候才回去。

  祝少杰自己坐在房间里记录今天得到的资料,准备把近期获知的资料全部都汇总起来。

  就在这时候,诊室门突然被推开,祝少杰给吓了一跳。

  祝少杰回过头,看到原来是紫萱,不过紫萱现在满脸愁容,而且好像是非常着急。

  “怎么了,这么晚来了,是不舒服吗?” 祝少杰还以为是因为堕胎导致她出了什么事,开口问道。

  紫萱摇摇头:“我心脏疼的不行,你帮我看看吧。

  ”听到这句话,祝少杰微微皱皱眉头:“怎么会,是不是受到胸部外伤或者是巨力撞击了?”祝少杰一边说话一边拿出听诊器问道。

  紫萱摇摇头:“没有,今天一直都很正常,没有你说的那些情况。

  ”“行,那让我听听有没有心跳紊乱的情况。

  ”祝少杰说着,戴好听诊器,然后把听诊器递给紫萱:“放进去,我听一下。

  ”本来祝少杰还以为是心律不齐一类的问题,毕竟刚刚堕胎,如果是心脏有问题倒也不清楚,可是这么一听,根本没有任何的问题。

  祝少杰拿下听诊器,摇摇头:“没有什么问题,很正常,你等我给你拿些药。

  ”他说着,起身就要去拿药,可就在这时候,紫萱突然痛苦的轻吟一声,紧接着突然朝着地上躺了下去,看到她这个模样,祝少杰吓了一跳,赶忙躲在地上把她抱了起来,放在诊断台上:“你怎么了,现在感觉怎么样?”紫萱痛苦的捂着胸口,嘴唇青紫,脸色发白,捂着自己的胸口:“心脏疼,火辣辣的疼。

  ”听到这句话,祝少杰顿时感觉自己一个头两个大,这看起来像是心脏病的征兆,可是通过她叙述的情况来看,根本不是心脏病。

  当即,他咬着牙解开紫萱的衣服纽扣,两个丰满的白兔呼之欲出,黑色的胸衣映衬着白兔更加纤白细嫩,看到这一幕,祝少杰微微咽了一口口水,随即扯下她的亵衣,露出了白兔之上的一抹嫣红。

  白兔上面没有一丁点的外伤,看起来白白嫩嫩,甚至上面青色的血管都可以看到,祝少杰无奈的叹了口气,正准备撩上她的衣服给她去拿药,就在这时候,腰间余光扫过玉兔之上,祝少杰突然看到一颗黑色的心脏正在无力的跳动。

  这时候祝少杰才想起来,自己在梦中看到的那个女孩,就是紫萱的身姿模样,之前看不清楚,总觉得有些隐隐迷雾在阻碍着他,可是现在想来,除了身上的古装,那个女孩简直就是和紫萱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祝少杰感觉刚才可能是自己太心急出现了幻觉,当即准备再确认一下,当即转身眯缝起眼睛看了一下,果不其然,睁眼的时候看不清楚,可是眯起眼睛的时候就可以看到跳动的黑色心脏。

  而且心脏上面也不是纯黑色的,只不过是上面包裹着一团黑气看起来极为诡异。

  这种情况祝少杰没有见过,也不知道怎么医治,就在这时候,紫萱突然拉住了他的手:“你能够看到我的心脏是吧,我有解决办法,我之前加过一个群,里面提起过我这似乎是诅咒,只需要七个女人的乳汁涂抹在胸口,心脏就可以慢慢复原,如果你愿意帮我,我也帮你,我能帮你查到关于寡妇村的诅咒。

  ”听到这句话,祝少杰点了点头:“好,既然如此的话咱们就一言为定,我帮你,你也帮我。

  ”紫萱点点头,现在的精神状态似乎是比之前好了些,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边穿衣服边开口道:“你帮我,我非常感谢你,不过千万别和别人提我的名字,要不然我不会帮你的,到时候我自杀了,你就什么都查不出来了。

  ”祝少杰答应了。

  只是,让他犯难的是,从哪里寻找女人的乳汁?而且还要七个人!

  仲夏,恍若一夜间,所有的景致渐渐热辣起来。

  春日那些清寂温良的时光已远行成过去的故事;心底那些个素白的小清欢亦随之逐日渐趋热络。

  行走在光阴路上,细心收藏着风轻云淡的静水流深。

  将内心的宁静,折射成眼眸的清澈,定格岁月静好的模样。

  那些有爱暖怀的时光,花香弥漫,情深倾城。

  心心念念的牵挂亦是一道美丽的风景,静守着晨曦暮色。

  一步一驻足中,那些繁华中喧嚣都已淡忘,而你钟情的那檐馨暖从未走散。

  若温良贞静的时光如是,携手共赏夕阳西下那彤云彩霞,想想都是美轮美奂,细数经年所有美好,精心在心底腌制成一帧永远……  逝去的岁月,蕴涵着简静澄澈的美,惟有用心品味和感悟,方可真正享受它的恩慈。

  野花的绚烂,微风的飘逸,皆光阴中美的馈赠。

  尘世中匆匆的脚步中,印下了或清晰或模糊的故事底片;行走中的桥头水畔难免会经历迷津雾渡,坎坷挫折,然而心中的美好,眸底的清澈,终是我们抵达馨暖的补给。

  为自己的山河岁月多收集些美好,岁月便少一些薄凉。

  生命的终结,不一定繁花似锦,而是拥有一泓丰盈平和的心境。

    简静如溪,似空渺临水而居,岁月中凸起的繁嚣,渐隐至红尘之外,一路欢歌的岁月清欢,在旷然的思绪里浅浅荡漾。

  安静,指间不经意遗失的一枚青果,宛如温善女子弯弯娥眉下的一朵莞尔浅笑,从不张扬,也无浮躁,仅于踯躅独行的青山绿水中静静迎接风雨。

  季节明晰的棱角显露之处,暖风花信渐次融入自然的阳刚线条,那经年的轮回沉浸在温暖的怀抱,在耳畔疯长着固有的怡人情长。

  那些爱的轻唤低喃,是纯情女子心底珍藏的一道道青涩,缓缓地,在远山的静寂中旖旎而落,如漫长岁月里流淌的一泓清澈,忽儿走过,便蕴染了开在路旁的朵朵野花。

     每个人的岁月山河,总有一些风景令人迷恋忘返,总有一些记忆挥之不去。

  当岁月的风烟卷走了浮华,沉淀了喧嚣,过滤成千帆过尽后的安然,那些曾经阵痛铭心的过往,都化成流年微温的记忆,在生命长卷上兀自芬芳旖旎。

    于清晨微露中低眉,收藏起花开的美好;抬眸,记录下清风拂尘的飘逸。

  在心间敛入几缕凡常清欢,在琐碎烟火里追寻心灵的皈依。

  听一段高山流水的轻吟,阅一卷醍醐灌顶的墨迹,品一盏素淡沁脾的香茗;每个人的山河岁月,都会有步履匆匆,不妨放缓急促的脚步,轻轻梳理纷扰繁琐,咀嚼回味光阴中的缤纷绚丽;在心灵的花园,植入疏落有致的畦畦馨香……  浅夏如烟,风过无痕,一直低调内敛的时光如梭而逝,一个不小心日子就跌碎进仲夏。

  长久以来喜欢安然恬静的日子,任日复一日的晨露夕霞,在心上静静氤氲,馨香成时光无限的暖腻。

  那些淡淡来去的尘缘,记起,温情溢美;收起,则浅笑随意。

  曾经那些自以为刻骨铭心的情爱,仿若姹紫嫣红的花事,不过是湮没在旧时光里重重缤纷的落英,及待回眸,已自成泥。

   腌诗、腌心情,甚至腌交情。

  封存,收藏起所有期许,于春暖花开日共沐雨露。

    六月的早晨,一枚枚希冀丛生,心底栉风沐雨后的那些嫩芽,终需跋山涉水后才能皈依灿暖。

  依恋的目光里,曾经那些个年少时的走过,已于温良时光中洗去风尘仆仆的单薄。

  一段段颠沛流离的远行,落满纤弱双肩的尘埃,及至仲夏某个无浪的渡口,静迎一颗远游的心安然回归。

  这样眉眼溢美的日子,惟闻时光翻阅沉睡的声音。

  伴着一种莫名的情愫涌漾在心头,若一桢久远老故事渲染的一份静美,于土烟囱升起袅袅余暖……  时光荏苒间,岁月恰似一忽间涉过了万水千山的远行人,那些被光阴悄然修剪过的容颜,往往让人在唏嘘中来不及慨叹。

  而那些笃信的初心,仍如春天萌动的蓓蕾,细雨润泽下毫不掩饰地绽放着对自然最初的眷念。

  跋涉在红尘的脚步走走停停,只要于烟火温良中深悟,繁复的过往皆是心智合眸的必经。

  当美好的画面在闲暇时念起,为内心平添出缕缕馨予,那些无意间书就的故事,便成了用一朵花信题就的春天明媚序曲;成了情意无限延伸出的优美破折号;是你已生,我仍未老……此去无论多久,再忆,珍藏在记忆深处的都是一场最美的相遇。

    (办公室爱爱)依着晨曦,信步走过眸底浅喜的风景,那一树树一丛丛盎然绿意,那一簇簇花开妖娆的醺染,俨然是经年清欢里的浅醉,在流年里点滴生香,于岁月里窖藏着色,每每赏读,如沐浴着一场生命豪大的盛宴。

  念在山水路上,无需相问,那一程山青水秀葳蕤的风景是否终有一天也会老去,只要感知那阵阵涟漪不过是屋檐下偶临的烟花。

  穿尘而过的绚烂,留下的仅一缕烟痕滑落的弧线。

  

我捂着痛苦不堪的小弟弟,虽然唐小雨这一拳头没用上对大的力气,不过我刚刚的小弟弟可是斗志昂扬的抬着头,此刻被唐小雨这么一弄直接趴在了腿上。

  靠!不会以后都废了吧!这个不讲情面的死妮子,不就是正好顶到她屁股里了吗!再怎么说还隔着裤子呢!不过这话我也就能偷偷摸摸吐槽一下,唐小雨小时候那个雷厉风行的性格,再加上我自知理亏,我哪里敢真的去叫板。

  我拖着两条无力的腿就回到了车上,唐小雨竟然还和一个老大爷换了座,看来我刚刚那一出真的把她惹急了。

  “快点下车,我们先在车站附近找个小宾馆住!”唐小雨冷着脸,对我也没个笑模样。

  女人生气的时候从来都是不讲理的,这是我从我爸(完美暗恋)那里多年体会到的经验,我也识趣的闭上了嘴。

  没想到车站附近的小宾馆也异常火爆,好不容易我和唐小雨才找到了一个有两个房间的。

  宾馆的老板娘挺了挺比赵宛如还大的两个肉球,故意的向我旁边蹭了蹭,胸口的衣服低的,我连里面什么颜色的罩罩都看得一清二楚。

  “超薄带颗粒的要不?又舒服又带感,保证女人不停的缠着你要!”老板娘拿着两个袖珍的小盒子,对着我晃了晃,媚笑得脸上的的肉不停的发抖。

  什么意思?我这种头一次进程的土包子哪里懂得这是什么,不过似乎和书上讲的杜蕾斯的包装好像。

  “两个房间!”嘭的一声,唐小雨黑着脸就把身份证拍到了前台上,吓得我的小心脏一抖。

  看到唐小雨的表情我就知道我一定是猜对了,我刚刚想要接过老板娘手里的哪两个套套,就被唐小雨拽着衣服拎到了屋子里。

  “李松,你妈将你交给我看着,你就给我老实的跟着我打工,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以后离远点,对你不好!”一个老妈把我压得死死的,不过就算我接了那杜蕾斯,也没地方用。

  最主要还花钱,我刚刚看了标签价格,那么个小破东西竟然要20块钱。

  靠!还不如去抢呢!“我出去看看,你别乱走,好好在屋里呆着。

  ”唐小雨将我往屋里一塞就不敢我了。

  我看着外面车水马龙的还真怕自己再走丢了,反正在车上也没睡好。

  我直接就在屋子里睡下了。

  这里别看地方小了一些,可是比我家里的那个床舒服多了。

  没多久我就进入了梦想……“咚咚咚……”应该是走错的,反正唐小雨有我屋里的钥匙,她进来也不会敲门,我翻了个身继续睡。

  “咚咚咚……”靠!还让不让人睡了!我一脸煞气的推开了门,没想到竟然是个光鲜亮丽的妹子站在门口。

  一身别致的旗袍装,紧致的包裹着她婀娜的身材,黑色的丝袜,高脚的高跟鞋,看得我眼睛都不够转了。

  “你……你找错了吧?我不认识你。

  ”女人妖媚的笑了一下,身子向前靠了一步,正好挡在了我要关的门上。

  在我还来不及阻止的时候,女人直接解开了她旗袍的第一个扣子,最主要她还在走廊里。

  难道这就是城市里的女人?我一直听说城市里的人都很开放,可是这样大庭广众的解衣扣我还是有些理解不了。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a.aspx?5358.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a.aspx?7485.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a.aspx?3891.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a.aspx?3445.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a.aspx?1317.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a.aspx?6598.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a.aspx?7141.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a.aspx?9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