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n0788,新手必看

 刘娟忽然感觉到有个壮实的异物,顶在了自己的小腹处,这让她又惊又喜。

    杨二牛知道刘娟婶子对自己有意思,加上昨晚今早先后被各种女人勾起的一肚子的火,还一直没有释放的机会,所以现在不做更待何时呢?  于是杨二牛一把抓住,刘娟那能让死蛇也重生的肥美肉臀,然后大力的捏了起来。

    也就片刻,刘娟被撩的已是满脸春色,气喘吁吁的了。

    见刘娟缓慢的迎合着,杨二牛展开了全方位的攻势,他头一低,大嘴俯到了刘娟的胸前,三两下拱开了她的衣服,接着享受的吸吮了起来。

    刘娟再也忍不下去,她娇吼道:“二牛……快进来吧……”  杨二牛二话不说,直接将刘娟按倒在了猪圈旁边,接着压在她的身上,随即将两个人身上扯了个精光,然后奋不顾身的长驱直入……  一时间莺莺燕燕,春光无限,只有猪圈里的老母猪哼哼唧唧的看着这一幕。

    杨二牛压抑着的一团火,终于是在刘娟这里得到了释放,俩人这一场大战持续了好几个小时,战得刘娟丢盔弃甲连连求饶。

  而杨二牛却不管不顾,拼命的在刘娟身上开垦着,结果刘娟被他弄得酸软无力,结束后连站都站不起来。

    得到满足后,杨二牛将刘娟抱进房间的床上让她休息,自己则赶紧回村卫生室,因为马上就要到下午了。

    还好杨二牛回去的正是时候,张婷婷已经收拾好准备找他一起出发了。

    俩人相视一笑,随即一起按着张婷婷事先设定好的线路进了山。

    张婷婷这趟的主要目的是确认线路建设的可行性,等确认清楚之后,将可行性方案提交到旅游局,上面才好请专业的人员来设计具体的建设方针,最后才是正式施工。

    两个人这一路走走停停,指指画画,不知不觉间,已经进了山林里。

    此刻烈日正当头,体力差的张婷婷已经累得是满头香汗了,身上的白色T恤都湿了个透,紧贴在她身子上,隐隐约约的把里面粉色的束缚都印了出来,惹得杨二牛不时偷瞄两眼。

    忽然张婷婷在林间的一颗大树下停了下来,然后瞅着杨二牛商量道:“咱们在这里歇会儿吧?”  杨二牛毫无意见的点头答应了。

    “我去办点事,你在这等我,呃……不准跟过来哦。

  ”张婷婷说着将背包放在了地上。

    杨二牛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办什么事儿?”  “要……要你管啊,总之别跟过来就是了。

  ”张婷婷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随即她转身朝着不远处的深草丛跑去。

    杨二牛怔了好几秒钟,忽然反应了过来,顿时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这荒郊野外的她能有什么事儿,肯定是女孩儿家的私事——那丫头要去行个方便。

    不过不用张婷婷说,杨二牛也没想去偷看她,毕竟这种下三滥的事儿杨二牛是不齿的。

    因为从早上到晌午都在刘娟家里酣战,现在有些饿的杨二牛只能坐在树荫下,一边等张婷婷一边打开她的背包,拿出水壶和干粮吃了起来。

    大概七八分钟左右,张婷婷才手抓一把绿色的野果走了回来,到跟前她扬扬手跟杨二牛道:“这果子好甜,你要不要?”  杨二牛抬头只看了一眼,顿时脸色大变,他起身一把从张婷婷手里夺过,那串像是野橄榄似的果子,然后皱眉询问:“你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张婷婷见状有些紧张道:“那边树上结的……怎么了?是不能吃吗?”  杨二牛眼神玩味的注视着张婷婷,迟疑了片刻,不答反问:“你吃了没有?”  张婷婷见状失声叫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已经吃了三颗!”  张婷婷一边说着一边拉着自己的衣领,给自己扇风,她这会儿脸蛋上显现出了异样的红晕。

    杨二牛不由得苦笑道:“是不是觉得很热?”  张婷婷赶紧点头回应说:“是啊,不过走了这么大半天,不热才奇怪吧……等等,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  杨二牛叹了口气道:“你手里的这个东西叫乐悠果,我小的时候山里挺多的,后来因为这果子实在是太缺德了,村长就组织了一帮人将漫山的乐悠果树给铲了,没想到它居然还能活下来到现在。

  ”  张婷婷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她抬起手将手当扇子给自己扇风,然后忍不住好奇之心的问杨二牛:“为什么说它缺德呢,怎么个缺德法?”  杨二牛眼神复杂的瞅着张婷婷,好一会儿才回答道:“因为它……它有很强的催情效果,以前咱们村里发生过,有人想找媳妇,就拿这果子给喜欢的女孩吃,然后……”  “别说了!”张婷婷慌忙打断了杨二牛的话,此时她的整张俏脸已经红了个透。

    张婷婷虽然是个黄花闺女,但毕竟不是孩子了,当然知道然后下面是要干嘛。

    杨二牛有些尴尬的挠头道:“那就不讲了,不过我得提醒你,这果子吃了之后,只能通过男女亲热来解毒,不然会因为急火攻心而休克甚至死亡。

  尤其是你已经吃了三颗,一会儿发作起来,恐怕是……”  张婷婷又羞又惊,很快她感觉整个人都异常的燥热,眼前也开始有点模糊起来。

    杨二牛眼珠子转了转,随即轻咳一声道:“我倒是不介意帮你解毒。

  ”  张婷婷听罢瞪圆了眼珠子,她蹙眉道:“你个臭流氓,我绝对不会让你……让你……”  话还没说完,忽然张婷婷感觉一阵眩晕,她不由得扶着树缓缓的坐倒,片刻后,张婷婷的身子像被掏空了似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杨二牛不禁皱眉赞道:“想不到你的胆子这么大,居然不怕死……”  顿了顿,杨二牛坏笑着说:“那好吧,我杨二牛很佩服你,回头你要是死了,我会给你好好挖个墓,让你在阴间也能住得舒服点。

  ”  张婷婷感觉自己的身体要被一团火给烧死了,而一股难言的渴望也由心底升起,她抬起头,忽然发现眼中的杨二牛竟然前所未有的帅气,顿时下意识的喊了起来:“我……我不要死……救……救我……”  杨二牛一直很认真的在观察她的状态,见张婷婷快要到达极限,知道不能再逗她了,于是蹲下身来问道:“真的想让我救你?”  张婷婷已经连点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双眸迷离的看着杨二牛,眼眸里满是央求之意。

    杨二牛咧嘴一笑,将手伸出来,放在了她的颈侧,接着手掌微微用力的按压了几下。

    没想到杨二牛的这个动作,让张婷婷的神志竟神奇的清醒了不少,明白怎么回事的张婷婷忽然眼泪滚落,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杨二牛见张婷婷此时楚楚可怜,心里一软说出了实情:“你不要胡思乱想啊(姐弟乱性),我帮你解毒不是说要破了你的身,我杨二牛还没有卑鄙到那种程度。

  你忘了我是学医的了,中医有种按摩排毒疗法,我是要通过按摩来解除你的毒素。

  ”  原本已经绝望的张婷婷顿时娇躯一震,她睁开泪眼带着颤音道:“按……摩?”  杨二牛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接着皱眉说:“不过还是要碰你的身子,不然没办法按摩。

  ”  听杨二牛这么说,张婷婷觉得再怎样都比就这么被杨二牛破了身要好的多,于是她毫不犹豫的点头回答:“那你来吧!”  只见杨二牛邪魅一笑,手往下落去,等落在了张婷婷的T恤下摆时,那只大手缓缓的探进了衣内……  好嫩的皮肤啊,这是杨二牛伸进去触摸到的第一反应,不愧是城里养出来的女孩儿。

    张婷婷的身子不由得微颤了几下,接着害羞的再次闭上了眼睛。

    杨二牛的大手缓缓的做着来回按压的动作,每一下都能激起张婷婷的颤抖反应,这中间的主要原因是乐悠果的催情产生的,此时张婷婷的皮肤比平时里要敏感数百倍,不过也有杨二牛手法巧妙的缘故。

    大手渐渐的推拿到了她饱满处下方,张婷婷终于忍不住张开小嘴,急促的喘息起来。

  看着张婷婷那满脸红晕的诱人模样,杨二牛不禁也是身体大热,自己的宝贝似乎都要将裤子崩开了。

    杨二牛按的是浑身冒火,他实在忍受不住了,只见杨二牛忽然伸出手,一把将张婷婷整个人拉到了自己怀内。

    张婷婷原本努力的压抑着身体的兴奋,结果杨二牛的举动让她彻底克制不住了。

  随着一声轻哼,张婷婷感觉被一股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包住了,顿时呻咛了出来。

    杨二牛将张婷婷的背靠在自己胸膛前,她整个人坐在杨二牛的腿上,接着张婷婷感觉到一股强有力的双手,有点粗暴的把她的T恤和束缚一起掀到了脖颈处,随即那双大手迫不及待的握住自己柔软细嫩的,还处在新鲜状态的饱满,肆意的按捏了起来。

    此时林间的阳光透入,照在了那不断变形的地方……  谁都想不到,在这人迹罕见的老林中,青牛村的美女村支书,平时拒男人于千里之外的张婷婷,就这么上身赤条条的被杨二牛搂在怀里捏弄。

    张婷婷的理智最终彻底崩塌了,她忘情的高呼大喊起来,声音时高时低的不断在林子里回荡。

    杨二牛的中医按摩也算是老手了,大三假期为了挣钱,曾在会所给无数富婆按过。

  可以说是身经百炼的他,却被这美女村支书惹得口干舌燥炽,差点就把持不住了。

    “我去啊,平时看她玉洁冰清的,怎么都想不到她竟然这么会叫!”杨二牛在心里吐槽道。

    等到杨二牛在她的胸脯上按了四五分钟后,他的右手松开半边饱满,朝着张婷婷的裤腰上摸去。

    哪知道刚刚把手探进去,张婷婷忽然死命的按住了杨二牛的手,她气喘吁吁道:“不可以啊……求你……”  杨二牛顿时清醒了过来,他直接把手收了回来,放回到了她饱满上。

    其实杨二牛完全可以硬来的,毕竟凭张婷婷现在的状态绝对没有办法抵抗,但杨二牛从不是那种会强迫女人的人。

    就算要和她发生关系,也得是在她心甘情愿的情况下才行。

    差不多二十分钟过去了,杨二牛在张婷婷的身上按揉了个遍,她皮肤上的红色这才渐渐的消退。

    杨二牛的这套中医按摩排毒手法,靠的是通过对身体的推拿,来刺激人体的血液交换,加速排出毒素。

  张婷婷中毒不是很深,因此见效很快,随着她皮肤上出了一层的汗珠,乐悠果的毒也通过排汗排了出来。

    张婷婷终于恢复了神智,她感觉自己的身体热潮已经散掉,这才娇羞的推开杨二牛,背过身去把衣服穿戴好。

    虽然没有实现和张婷婷发生关系的愿望,不过杨二牛也算是过足了手瘾,只见他笑嘻嘻的说道:“回头你要觉得毒还没清干净,说一声,我随时过去帮你。

  ”  张婷婷忽然转头瞪了杨二牛一眼,片刻后低下头道:“这事不可以告诉任何人。

  ”  杨二牛嗯了一声说:“我明白,你放心好了。

  ”  张婷婷这才把头抬起来,此时她的脸上红潮依旧还没消去,她的双眸盯着杨二牛,语气认真的说:“二牛,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是我现在真的只想把工作搞好,带领咱们青牛村的乡亲们发家致富,不想多说儿女私情,你……明白吗?”  杨二牛怔了怔,好一会儿才回答她:“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宽心好了,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工作方面我一定会全力帮衬你的。

  ”  张婷婷这才露出笑容,她感激道:“那就好,谢谢你了。

  ”  说完两个人起身继续勘察线路,直到快天黑才走出山林。

    等他们回到村委会,旁边的卫生室门口站着焦急的村长杨富贵,见状杨二牛才想起来治伤的事儿。

    原本杨二牛说采药治病,是怕这些知识匮乏的村民不懂医药会乱猜瞎想不配合,现在自己既是天神又是医生,自然说什么都会听了,所以采药就免了,毕竟之前去镇里买的有双氧水。

    张婷婷给村长打了声招呼,然后直接回办公室整理书写今天勘察的线路,杨二牛则来到了村长面前。

    “天……二牛医生,你去哪里了,我们等你等的都快急死了。

  ”村长杨富贵说着,将杨二牛拉到了卫生室里。

    进去之后,映入杨二牛眼帘的是昨晚那群女人,让杨二牛感觉不可思议的是,她们居然没换衣服,果真是将这个村当成女儿国了。

    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她们是怕破坏‘现场’,这样就耽误杨二牛观察和治疗了。

    听到这样的理由,杨二牛真是哭笑不得。

    杨二牛来到还没来得急收拾的箱子旁,从里面拿出几瓶双氧水,他打算先给这些女人的伤口彻底消消毒,这样才能让自己放心。

    虽然这里除了杨二牛之外,没有一个人认识那是什么药,不过大家都很老实的,由着杨二牛的双眼再次全面的欣赏一遍自己的身子,任凭杨二牛的双手,在自己身上游走以及涂抹……  而这次她们出奇的都没有再含羞,而是一个比一个积极,而且还时不时的指出一些,连杨二牛都没有发现的伤口。

  当然这些伤口,都是处在更加隐蔽的地方,这致使杨二牛之前连看都没敢看。

    等到将所有的人上了一遍药,杨二牛的宝贝也彻底是欢脱了,他甚至感觉到,如果自己再不释放的话,估计下一秒就有可能发生爆炸的危险!  而这时他却正好看到王艳丽和王艳红姐妹俩人,正背对着自己在一旁有说有笑的,不知道什么原因,王艳红还在王艳丽的胳膊上掐了一把,趁机抢过去了个什么东西。

    杨二牛皱眉感觉不对劲儿,于是起身走了过去,这俩女的聊的正嗨,都没听到杨二牛的脚步声。

  等杨二牛到了俩人身后,他从后面一看,原来她们在抢的是自己送给王艳丽的安慰胶棒。

    忽然王艳红一转身,俩人的目光正好对了上,杨二牛有些不好意思的转头想要离开,却被王艳红给拦了下来。

    “真的姐,我不骗你,用这个东西弄起来,身体可舒服了,二牛大夫那里还有,不信你让她也给你一个呗。

  ”  杨二牛这下是彻底无语了,还不等他解释什么,王艳丽直接开口对杨二牛说道:“二牛大夫你看行不行?算我求求你,也提前给我姐发一个吧,她都已经很长时间……”  还没等她说完,一旁的王艳红大惊,赶忙堵住了王艳丽的嘴,此时她的脸上都快红透了。

  

深夜,张欣在镜子面看着自己婀娜多姿的身子,一阵寂寞袭上心头。

  她今年29岁,各方面的条件都非常好。

  但是半年前,她老公受不了她的需求,跟已经怀孕的她提出了离婚。

  离婚之后,张欣考虑到自己年纪不小了,一个人把孩子生了下来。

  因为忙着带孩子,她也没时间和精力找伴侣,只能每天晚上忍受着……这时,躺在婴儿床上的儿子突然哭了起来。

  张欣连忙停下思绪,去哄儿子。

  但是不管怎么哄,她儿子还是一直哭闹,而且越来越厉害。

  担心儿子可能是生病了,张欣只好带着他去了医院。

  到了医生值班室,她发现值班的儿科医生居然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外国人,有着立体的五官,身材高大健硕,蓝汪汪的眼睛,金黄的头发微微卷曲,还挺帅气的。

  外国人正坐在办公室内看病历,听到脚步声便抬头看去,然后就再也挪不开眼睛了。

  张欣赶来的路上因为抱着儿子,再加上心里着急,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给浸透了,单薄的面料便紧紧的贴在了她的身上……“你好!”张欣不知道面前这个外国男人会不会讲中文,便尝试着打了个招呼。

  “你好,我叫杰尼,美丽的女士,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吗?”杰尼医科大学毕业原本是可以回国的,但因为他对东方女性情有独钟,特别像是张欣这样的特别有女人味的少妇,所以才留下来当了医生。

  平时医院里人来人往,也不缺美少妇,可像张欣这样的尤物还是很少的,突然见到,杰尼自然激动的很。

  张欣没有想到杰尼的中文说的这么顺溜,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医生,麻烦您帮我看看我儿子,他一直在哭,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杰尼看了一眼正在张欣怀里乱动的孩子,恨不得现在在张欣怀里的是自己。

  “你先把孩子抱过来我检查一下!”说话间,杰尼便拿起了听诊器帮着孩子检查,在听孩子脉搏的时候,他的手不经意间碰到张欣,更是让杰尼心脏狂跳。

  “目前还看不出来,要不你先给孩子喂饱来,让他安静下来吧!”杰尼故意这么说,湛蓝的眸子时不时的会瞟一眼张欣。

  张欣点了点头,她不好意思当着医生的面,便小心的测过身子,尽量挡住杰尼的视线。

  就算是这样,杰尼也依然能够看到张欣侧面的风景。

  看着看着,嗖的一下,身体里就好像钻进去了一团火苗,将他给点燃了……孩子吃了几口就不吃了,杰尼只好忍住内心深处的冲动,继续检查。

  “感觉是吃了什么上火的东西,导致发炎感染了,你今天给孩子吃了什么?”张欣愣了一下,孩子才几个月,能吃什么呢?“除了母乳,也没有吃别的东西呀??”“您先别急,我先给孩子打一针,等下你去做个检查,到时候就知道了。

  ”张欣点了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打完针之后,孩子很快就睡着了,杰尼让张欣到他办公室去取样化验。

  但张欣的本来就少,刚才喂了儿子之后就没有多少了,现在根本排不出来。

  杰尼等不及便问道怎么回事,张欣有些尴尬的说了出来。

  “没关系,让我来吧,我有办法,应该没有问题。

  ”张欣有些为难,杰尼毕竟是个男人,让一个男人帮自己多羞人呀,可一想到躺在病床上的儿子,张欣又不得不咬牙答应……杰尼心里大喜,他没想到张欣居然会答应,激动地整颗心都开始颤抖了。

  一双眼睛不由得便盯在了张欣,然后开始了……张欣自从离婚之后都没有过男人,此刻忍不住就想要叫喊出声。

  可因为这里是医院,要是她真的这么做了的话,肯定会被人嘲笑的,所以,只能咬紧牙关强忍住。

  “医生,怎么样了?”张欣实在是忍得难受,下意识的便催促起来。

  “你这确实有点少,还没好呢。

  ”杰尼回道。

  “那个,医生,要不就算了吧,给孩子喝奶粉也挺好!”张欣怕再这么下去,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丢人的事情呢。

  这番话,张欣几乎是用全身的力气才说出来的。

  杰尼心里有些遗憾,看来还需要再加一把火。

  “可是,还要化验呢!”杰尼拿掉自己的手,有些为难的对张欣说。

  是呀,要怎么化验?张欣急的眼睛都红了,孩子可是她的命,要是有点什么差错,她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

  “那怎么办,医生,您能不能想想别的办法?”张欣觉得,要是实在不行的话,就让医生再试试,自己再忍一忍就行了。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用嘴!”张欣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这里就她跟杰尼两个人,自己肯定是不能吸的,难道要让杰尼帮她?张欣本就不是个随便的人,要是平时,她怎么都不会答应的,可现在为了儿子,张欣纠结之后终究还是妥协了。

  “那个,医生,能不能麻烦您帮我一下?”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张欣觉得要是地上有一个老鼠洞的话,她会毫不犹豫的就钻进去。

  杰尼得偿所愿,心里也高兴地很。

  “自然可以,能够帮您这么美丽的女士,我荣幸之至。

  ”对上杰尼炙热的目光,张欣只能压下心底的紧张,将自己的衣服掀开,然后闭上了眼睛。

  感觉到杰尼开始了,张欣极力隐忍,可依然忍不住叫了出来,身体一软,整个人都贴在了他的身上。

  突然,她感觉到小腹被什么东西给撞了一下。

  张欣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点,心里却惊讶不已,外国人也太……压下心底的紧张,张欣心里想着,如果前夫也有这么厉害就好了。

  那样的话,俩人也不会吵架,说不定现在也还没有离婚呢。

  意识到自己想的有点多,张欣的脸就更红了,甚至连抬起头去看杰尼的勇气都没有了。

  这要是别人知道,还以为自己是个不检点的女人呢。

  张欣急忙压下了心底那旖旎的想法,故意表现的有些生气,用质问的语气问道:“医生,你怎么可以这样呢?”说完,又不由自主的朝着杰尼看了一眼,对他有点好奇跟神往……杰尼心里其实也有些紧张,害怕张欣生气,刚才他一时没有控制住,忍不住贴了上去,可不得不说,就算是隔着衣服,那种感觉也让他十分的受用。

  现在,他顾不得回味,急忙对张欣解释说:“对不起女士,都是我的错,实在是您太漂亮了,您是我见过最漂亮,也最有魅力的东方女性,我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忍住的,可却还是没有抵挡住,所以才……”被杰尼这番甜言蜜语一夸,张欣也就不生气了。

  看着杰尼拘禁紧张的样子,张欣又觉得不忍,毕竟,他也是为了帮自己,说起来她也有错。

  “好吧,我接受你的道歉,你刚才检查了,有问题吗?”张欣还是比较关心这个问题,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听到张欣不追究了,杰尼也放下了悬着的心,接着说:“我发现您最近火气比较重,小孩子喝了之后才会上火,导致发炎感染了,您最近是不是吃了什么东西上火了?”张欣仔细思考了一番后,摇着头说:“没有呀,我从怀孕之后就一直很注意饮食的,也没有吃什么容易上火的东西呀。

  ”杰尼听完之后也陷入了沉思,几秒钟后,才抬起头问道:“冒昧问一句,您是不是单身?”张欣愣了一下,随后点头说:“没错,我跟老公离婚了,可这个跟单身有什么关系?”“怎么会没有关系,单身太久体内的虚火就会冒上来,就会容易上火,所以孩子吃了就也跟着上火了。

  ”杰尼的一番理论说的张欣连辩驳的机会都没有了,瞠目结舌的等着杰尼继续说下去。

  “这个问题要是不能解决,您的孩子以后就会经常感染。

  ”张欣对于杰尼的话有些不信,但毕竟人家是医生,由不得她不信。

  而且她发现自从跟老公离婚以来,虽然经常自己动手,但是身体却一直越来越难受,的确是有些上火。

  但要是解决的上火的问题的话,难道要她随便找个男人?这怎么可以?张欣几乎想都没有想就否决了,她可不是这样的人。

  “那,这要怎(完美暗恋)么办?”最终,张欣看向了杰尼,毕竟人家是医生。

  “其实也可以通过按摩帮你舒缓,这样的话,问题就解决了。

  ”杰尼心里早就有了想法,于是便直接说。

  听到按摩可以解决,张欣几乎没有怎么犹豫就答应了。

  “那就麻烦医生了。

  ”“只是……”杰尼这时却有些为难的看向了张欣。

  “怎么了医生?”张欣有些不解,不就是按摩吗,有什么好为难的?“这种按摩跟传统意义上的按摩不一样,因为要释放体内的火气,在按摩的时候必须要褪了衣服,只有这样的话,才不能影响效果……”刷的一下,张欣的脸就红了。

  按摩她能接受,可要让她除去衣物,她却是怎么都不能接受的。

  “那,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张欣尝试着问道,双拳紧紧的攥在一起,显得纠结而又无奈。

  “当然,只不过最后一个办法对您有些困难,毕竟,您现在单身!”杰尼虽然没有说明,但张欣已经知道了杰尼要说的办法,要是从找一个男人跟褪掉衣服按摩中选一个的话,张欣宁愿选择后者。

  “其实女士您不用太纠结,这种按摩说直白一点也是治病,您也知道,有些妇产科还有男医生呢,他们在给女性治病的时候女性也是要清除衣物的?”对呀,反正是治病。

  张欣被杰尼说服了,压下了心底的羞耻,终于点头答应了。

  “那好,您帮我按摩吧!”为了儿子,张欣决定豁出去了。

  说完,直接干脆的将身上的衣服除掉了,然后躺在了杰尼办公室的床上。

  看着灯光下的张欣那精致的身体,杰尼一时间看呆了。

  明明是生过孩子了,可张欣的小腹依然平坦,连一丝赘肉都没有,还有那纤长的两条腿,更是多一分则太粗,少一分则太细,美好的刚到好处。

  “医生,可以开始了吗?”张欣因为害羞,躺下之后就闭上了眼睛。

  可等了半天,却依然等不到杰尼开始,终于有些忍不住了,便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催促起来。

  “可以了,马上就好!”杰尼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便伸出手……“啊!”娇呼声猝不及防的响起,让杰尼心里更是大喜……“对,对不起,我……”张欣瞬间回神,才意识到自己做了多么羞人的事情,一时间都不敢去看杰尼的眼睛了,想要解释,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OK,很好,就是这样,美丽的女士,请不要隐忍,更不要压抑,我们要的就是释放,只有将你体内的火气排出来,这样你的火气才能散开……”杰尼一本正经的说出这番言论,听的张欣的脸更红了。

  此刻,她的心脏都快要跳出心房了。

  她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外国人都是性格开放,习惯将情情爱爱放在嘴边,当着众人的面也可以随便的搂搂抱抱,以前她一直觉得不可理喻,刚才听到杰尼疯狂的言论,张欣终于有点明白了。

  杰尼其实一直注意着张欣的情绪,发现张欣果然慢慢的放松下来后,心底大喜。

  吞了一口唾沫,杰尼的手继续按摩着。

  “美丽的女士,正式开始之前,您必须要回答我几个问题。

  ”杰尼突然说道。

  “您,您问吧!”张欣此刻依然沉浸在刚才的感觉中难以自拔,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杰尼的动机。

  “您平时哪里最灵敏,还有,您喜欢怎样的动作?”这样私人的问题被杰尼这么一本正经的问出来,张欣的脸都红的可以滴血了。

  “女士,您先不要生气,我这么问也是为了治疗,只有对您的身体足够的了解,我才能够尽快的让您排解。

  ”张欣犹豫了,杰尼说的似乎也有道理,稍微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压低声音说道:“我也不知道,平时都是我躺着,我老公在……”“那您喜欢简单一点的还是直接一点的?”张欣更加为难了,她老公根本不行,每次都是草草了事,她要怎么回答?“要不直接点吧,一般女人都会喜欢的。

  ”杰尼一点点的引导着张欣,及其认真的建议着。

  “怎么试?”“啊!”张欣刚刚问出来,杰尼突然将她的腿用力打开……“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其实还可以更直接一点,您要不要试试?”此刻,张欣就好像飞翔在空中,基本上没有了思考的能力了,听到杰尼这么问,便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啊!”还没有等张欣反应过来呢,杰尼又以极快的速度压在了她的胸口,然后伸出手指……那异样的感觉,再次让张欣尖叫起来,额头上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而与此同时,杰尼已经弯腰,低下了头……那如同被蚂蚁蚕食一般的感觉,让张欣顾不得其他,夸张的叫了起来。

  “美丽的女士,您可以闭上眼睛仔细的感受,将您长久以来压抑在心底的火气全部都挥散出来!”此刻,张欣已经失去了理智,她甚至已经忘记了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杰尼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得逞了,趁着张欣被迷醉其中的时候,急忙将自己的裤子解开。

  “医生,怎么样了,好了吗?”张欣觉得自己说话的时候都带着喘气,平时她自己动手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这么难受过。

  现在,她就好像是在烈火中炙烤一般。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b.aspx?5020.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b.aspx?3794.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b.aspx?602.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b.aspx?6742.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b.aspx?7598.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b.aspx?1900.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b.aspx?5588.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b.aspx?16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