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おっ ばい,新手必看

 “轻点。

  ”    “你好讨厌。

  ”    那天我刚放学回家,就听到屋子里传来一个没羞没臊的声音,伴随着女人轻声的呻吟,引人遐想。

      打开房门,我看到两个衣着暴露的人,在沙发上纠缠在一起,那个女人沉重的的喘息着,一双纤细嫩白的手,不停的在男人赤裸、健硕的胸膛上抚摸着。

      女人上身白色衬衫的扣子全都解开,露出里面粉色的文胸,和大片雪白的胸部,下身穿着的齐臀短裤,隐隐的可以看到里面的内裤。

      对于这个场景,我有些血脉喷张。

      我叫赵强,这个女人,就是我的姐姐赵玉,可是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在我很小的时候,赵玉的母亲就带着她嫁了过来。

      从小赵玉就是个早熟的女孩,喜欢穿短裙,总是和男生在一起玩,特别是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到男生总会闪个不停。

      总有男人对她神魂颠倒,她身旁的男人自然也换个不停,她特别开放,甚至在我面前,有时候都只穿着内衣。

      她出落的越来越水灵,发育的前凸后翘,也一直看不起,我这个一心只知道学习的傻弟弟。

      我帮她买过避孕套,在她带男生回家的时候自觉的去图书馆,甚至帮她洗过带着男人液体的内衣。

      我以为她就是年轻喜欢玩,没想到在父母去世的头七,她竟然做出这种事情。

      我家算是殷实,父母在一起经商,有一个小公司,就是家里的这个小别墅,也得值个上百万吧。

      可是一夜之间,父母出了车祸,去世了。

      之前他们贷了一笔款,刚把钱用在运转上,他们就出事了,债务硬生生的压在了我的身上。

      父债子还,这很正常,为了还这些钱,我甚至去借了高利贷,我不能让父母走了,还欠着别人的。

      钱越借越多,让我喘不过气来,每天催债的人都要打爆了我的电话。

      今天是父母的头七,本来想和赵玉商量一下,把房子卖了还债,可没想到让我撞到了这一幕。

      “赵玉,你太过分了吧,今天可是父母的头七啊!”我手指颤抖着骂着赵玉。

      赵玉坐了起来,脸上还挂着微笑,衬衫已经挂到了她的肩膀上,她却丝毫的不在乎。

      她点了一支烟,吐了口烟圈,轻佻的看着我:“轮不到你在这和我指手画脚的。

  ”    赵玉光着脚,从茶几上面拿出来一堆白纸,甩到了我的身上。

      “什么都没有钱好啊。

  ”说着,她放声大笑了起来。

      捡起了白纸,刚到上面的内容,我瞪大了眼睛,因为激动身体止不住的颤栗着。

      这是父母的遗嘱,他们所有的存款,包括这栋我生活了二十几年的房子,都归了赵玉。

      “现在,请你从我的家里滚出去。

  ”赵玉厉声道。

      那个男人站了起来,推了我两下,因为父母离世的伤心过度,我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

      “快滚吧,赶紧去想办法还钱吧,小心那些放高利贷的,把你手脚砍下去喂狗!”赵玉冷着眼睛看着我。

      “小崽子,你他妈聋了啊!”那男人拽着我的领子,把我拖出了房门,紧接着,门被重重的关上了。

      我拿着父母的遗嘱,失魂落魄的走了出去,赵玉,你这个贱女人,你这个白眼狼!    别墅里,赵玉和男人放荡的声音源源不断的传了出来,既大声又糜烂,好像是在嘲笑我。

      我虽然读的是一本大学,可我还没有毕业,我去哪弄那么多钱啊!    赵玉说的对,如果我再还不上钱,估计真的要被高利贷打断腿了。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里面是个女人的声音:“赵强,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你可欠了我不少钱,当鸭子不委屈你。

  !”    这个人叫做红姐,借高(夹逼自慰)利贷的时候,我也借了她几万块钱,最近一直在勾搭我做鸭子,我突然这是天意,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

  我苦笑了一声:“好啊,我答应你,去哪找你。

  ”    在我记忆里,鸭子是很让人唾弃的职业。

      反正我也是一无所有了,听说当鸭子挺赚钱,为了活下去,我只能这样了。

      我握紧了拳头,最后看了眼曾经的家,我要把属于我的夺回来!    红姐给了我个地址,是个叫绒花美容会所地方。

      等我站在会所的门口,手心出了不少汗,这里门脸看起来就金碧辉煌的,进出的人也都开着高档的车,应该挺赚钱的。

      说明了来意,一个梳着背头男人带我来到办公室。

      他应该也是鸭子吧,只见他满身肌肉,身材健壮,我又看了看自己瘦弱的身躯,有些没自信。

      就在我在办公室里坐立不安的时候,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首先入眼的是一双红色的高跟鞋,皮裤下面套着黑色的丝袜,充满了神秘的诱惑,黑色的蕾丝边低胸装,也包裹不住她的波涛汹涌,胸前的两个白球随着她的步伐一颠颠的,好像随时都会跳出来似的。

      我咽了口口水,这等尤物恐怕是个男人都会欲罢不能。

      她看起来不到三十岁,妖娆的身姿缓缓坐在了老板椅上,她就是红姐。

      红姐性感的红唇微微一笑:“以前有经验吗?”    “没,没有,不过我相信可以做好的!”我有些尴尬,吞吞吐吐的说,目光却从红姐的胸口移不开。

      红姐轻笑了一下,纤细的手指对我勾了勾,我走到桌子前面,她上下的打量了我一圈,特别是在下面,目光还特意停留了一下。

      我的脸刷一下就红了,不过我对自己还是挺满意的,在学校期间我就经常跑步,身高也有一米八。

      至于长相,我爸和后妈长的都不差,我自认为也是挺帅的。

      红姐婉转的眼眸盈盈秋水的看着我,让我不敢和她对视。

      她也站了起来,稍稍弯下腰,手肘放在桌子上,那丰满的事业线顿时暴露在我的面前。

      看到这一幕,我的肾上腺素极速升高,下面突然有了反应。

      我弓了弓身子,有些尴尬。

      她缓缓走了出来,藕臂搭在我的肩膀上,附在我的耳边,风情万种的说:“能不能做这行,你说了不算,要看你的本事。

  ” 红姐离的我很近,她温热的呼吸吹在我的脸上,让我的腰有些酥酥麻麻的。

      “今天就让阿杰带你上钟,具体怎样,全看你自己了。

  ”    今天就要开始了吗?变成别人口中卑贱,吃软饭的男人,也许一辈子都直不起腰来。

      事已至此,我也没办法回头了,只好重重的点了点头,无论如何我都要活下去!    红姐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刚才那个带我来的肌肉男进来了。

      他就是阿杰,我对他印象还不错,总是一副笑脸。

      阿杰也是个很爽快的人,挠了挠头:“红姐,我看着小子是个雏啊,能行吗?”    红姐挑了挑眉:“给他个机会!”    红姐又坐到了椅子上面,一副高贵冷艳的模样。

      “这是阿杰,这里的领班,行以后就跟着他,不行就滚蛋!”    说着,红姐不耐烦的对我们挥了挥手。

      杰哥对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出去。

      “杰哥,我叫程乐。

  ”出来以后,我笑着说。

      站在厕所门口,杰哥发了我跟烟,皱着眉头看着我,我还以为他对我不满意呢,他问:“进了这行可不能后悔了,你想好了?”    我一咬牙,本来我就是个无家可归的丧家之犬了,点了点头。

      杰哥吐了口烟:“今天有个大活,那娘们特别有钱,就是不好伺候,做不做看你。

  ”    我不假思索的同意了,既然能赚钱,为什么不多赚点呢。

      杰哥又告诉我会所的一些价格和规定,基本就是听话,客人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能中途离开之类,除了上床,顾客的一切要求都得听从,听的我面红耳赤的。

      不仅要放弃自己的尊严,还要伺候别人,如果钱到位,还必须和一些年老色衰的老女人上床。

      最变态的,是让她们的心里,生理都得到最大的满足。

      我接的单,属于会所最高的规格,2888的按摩套餐,我能提成800块钱。

      说着,杰哥一脸坏笑的看着我:“把她伺候舒服了,小费什么的肯定不会吝啬你,不过有一点可说好了,这位主可不好伺候,你可别把咱大主顾给得罪了。

  ”    我明白杰哥的意思,这也是对我的考验,不行的话我真的会被扫地出门的。

      我也想好了,无论对方提什么过份的要求,我照做就是了。

      然后,杰哥带我去休息室给我换上了白衬衫,牛仔裤。

      我本来就是学生,一打扮上还真的有那么几分校草的感觉。

      杰哥告诉我,那女人就喜欢吃嫩草,自己年老色衰了,还喜欢祸害别人。

      说着,杰哥摇了摇头,女人就是这样,喜欢帅哥,或者喜欢杰哥这样的猛男。

      “记住,千万记得我说的。

  ”杰哥把我送到了门口,叮嘱道。

      我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只见床上躺着一个用白单盖住的女人,我进来,她懒散的说:“怎么这么慢,你们这些贱男人,不给你们钱吗!”    我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是一个皮肤泛黄,身材肥胖的老女人,看起来得有四十多岁了。

      “看什么,你有资格抬头吗,给我跪着按摩。

  ”    她不屑的看了我一眼,好像还很满意,坐了起来,胸已经下垂了,好像两个婆布袋子似的挂在胸前。

      看到我无动于衷,她突然站了起来,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你懂不懂规矩,快给我跪下!”    我的脸火辣辣的疼,这女人的却是有些变态啊,不仅心灵受着屈辱,还要饱受身体的摧残,这两种,哪一个都不好受。

      我心里明白,我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阔少爷了,只是一个出来卖的鸭子。

      我赔着笑脸:“您好女士,需要现在为您按摩吗?”    女人冷笑了一声,浑身的肥肉都在颤抖着:“装什么装,有钱让你们做什么不都可以吗,老娘有钱,今晚你就是我的奴隶!”    女人说的这么直白,让我有种在闪光灯下曝光的感觉,尊严被狠狠的践踏,整个人也抬不起来头。

      话虽这么说,可我看到她满是横肉的身体,便不由自主的有种抗拒的感觉。

      “你不会还是个青瓜蛋子吧。

  ”女人看我的眼神中,有种兴奋,吐着红口红的嘴,咧的大大的。

      “把衣服脱了!”她的目光如炬。

    

“你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主任了!好,我告诉你齐昊,你被开除了,现在就收拾东西马上给我滚!”“行,至少我无愧于心!”齐昊眼中闪过一丝怒色,随即离开。

  他自有依仗,并不担心找不到工作,大不了就回老家继承老爹的医馆,也比在这里受气好。

  昂首走出办公室,路上齐昊看到了一群人径直走向陈富国的房间,不过他也没在意,回到自己的位置,便准备收拾东西离开。

  “主任,你消消气,别气坏身子了,不值当。

  ”林媚连忙关上门,给陈富国按摩,帮他消火。

  “玛德,一个小小实习生,居然敢那么嚣张”陈富国一脸的愤怒,不过当他眼睛瞄到林媚敞开的衣襟时,心里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哎哟,主任你好讨厌。

  ”林媚注意到陈富国的目光,故意把衣领拉敞开,让他可以看到里面更多的风光。

  “你这小蹄子,有你在身边,我真是要日夜‘操’劳了”陈富国贱笑一声,把林媚一把抱在怀里,重新开始刚才被中断的事。

  “咚咚咚”一阵平缓的敲门声响起。

  “谁啊?”陈富国不耐烦的喊道,双手不停歇的继续动着。

  “韩立,我找齐昊!”“没空,现在正忙着看病呢,走吧,下次预约个时间再来。

  ”陈富国此时已经被色欲冲昏了头脑,也不多想,直接让门外的人离开。

  “主任,是韩院长啊,门外是韩院长!”林媚原本满脸潮红,听到门外是谁之后,顿时脸色大变,挣扎着站了起来“韩院长!”反应过来的陈富国马上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一把推开林媚,冲到门口把门打开,连衣服都忘记整理了,显得狼狈不堪。

  “陈主任,你还真的是忙于业务啊,连见见我这院长的时间都没有。

  ”韩立面色一黑,看到陈富国被扯的半开的白大褂,又看看房里林媚一脸不正常的潮红色,哪里不知道刚才正在发生了什么事。

  “我身为主任,理应以身作则,忙点没什么,都是应该的。

  ”陈富国不断的点头哈腰,一脸谄媚。

  “哼!”当着外人的面,韩立也不好发作,对身后的一名穿着OL装的女子歉意道:“萧总,让你见笑了,里面请。

  ”只见一个容貌精致,身材高挑的女子带着两个虎背狼腰的跟班走了进来,她戴着黑框眼镜,脚踏黑丝高跟,眼神凛然,往那里一站,久居上位的气势自然散发出来。

  这个女人不好惹。

  只是瞄了一眼,陈富国心里便自然闪现出这个念头。

  待看到韩立主动让位给她,更加肯定女子不是个普通人。

  “这位是日升集团的总经理,萧雪芙女士。

  ”只是淡淡一句,陈富国便心头剧震,无他,实在是升日集团太有名了!国内排名前三,全球排名前十的超级巨头企业,旗下产业众多,横跨多个领域,据说还有军方背景掺杂其中。

  作为日升集团大本营的东升市,这里将近有一半的产业都刻着日升的影子。

  而其集团老总萧雪芙,那可是跺跺脚,整个东升市都得抖一抖的大人物。

  这种级别的存在站在自己面前,陈富国又哪里能镇定得下来。

  “萧总,大驾光临,实在蓬荜生辉,不知道小的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呢?”陈富国已经彻底放弃了自己的脸面,把自认为最亲切最谦卑的姿态展现在萧雪芙面前,那谄媚的劲儿,简直比见到他亲生父母还要来得狂热。

  而林媚则是不易察觉的后退了几步,她与萧雪芙比,犹如云泥,攀比的心思有都不敢有。

  面对着陈富国的谄媚,萧雪芙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明显的厌恶之色,但想起自己的目的,只得压着性子问道:“听说,你这里有个叫齐昊的实习生是吗?”“齐昊!”陈富国心中一凛,随即不停偷瞄萧雪芙,想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端倪,只是萧雪芙万年冰霜的表情实在让人难以知晓她的真实情绪。

  而韩立站在旁边也是一脸疑惑,这一大早萧雪芙就来势汹汹,指名道姓要找齐昊,他现在只希望齐昊千万不要惹到萧雪芙,不然他这个院长估计也当到头了。

  犹豫了一会,陈富国发现萧雪芙好像有些不耐烦,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萧总,请问您认识齐昊?”萧雪芙没有回话,宛如刀锋般的眼神平静的盯着陈富国,熟识她的人都知道,萧雪芙向来雷厉风行,不喜欢说废话,尤其现在问他话的还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科室主任。

  被这么一盯,陈富国顿时汗就下来了,萧雪芙想要弄死他,那就和踩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

  “萧总稍等,我立马就去喊他过来。

  ”说完,陈富国就着急忙慌对的跑了出去,同时心里不停祈祷着齐昊可千万别走了。

  不一会儿,就看见陈富国满脸堆笑的拉着齐昊走了过来。

  “你就是齐昊?”萧雪芙站起来,缓缓踱步到齐昊面前,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散发出淡淡的压迫感。

  齐昊将近180的身高在场中已经算是高的了,但是这个女人居然能和他平视。

  “我就是齐昊。

  ”面对萧雪芙凌厉的目光,齐昊面色不变,眼神清澈。

  他知道面前这人的权势,虽然有些惊讶名震东升的萧总是个如此美丽的女人,但他依旧不卑不亢。

  萧雪芙有点讶异,这个年轻人居然能如此镇定,她的眼中流露出一丝赞赏之色,而后继续问道。

  “你昨晚,在文成路那边的森林公园,是不是帮一位老者进行了针灸?”“没错。

  ”齐昊坦然点了点头。

  昨天晚上,长达四年的封针期刚好解封,又正好遇到一位谈吐投机的老先生,跟自己对弈的时候病发,于是齐昊毫不犹豫用了尚未掌握针术帮他治疗,算是救了老人一命,尽管伤了元气,但他并不后悔。

  不过齐昊好奇的是,为什么萧雪芙会找到自己?“被你针灸之后,那老者没多久就进了医院,而他是我的父亲!”萧雪芙此话一出,整个房间刹那间变得极度压抑。

  韩立愤然的看着齐昊,目光有些怜悯,也有些痛恨,一生把精力都奉献给医学事业的他,最痛恨就是胡乱医治的庸医。

  林媚看着齐昊,一脸的惊讶,心中却是快意之极。

  之前还以为齐昊攀上了根大腿,没想到最终是这么个结果。

  最开心的当然要数陈富国。

  一开始还以为齐昊跟萧雪芙有什么关系,吓得他心里惴惴不安的,不过现在看来,这是来寻仇的啊。

  陈富国顿时热血上涌,感觉自己一飞冲天的机会到了。

  “混账!”陈富国此时瞬间站了出来,走到萧雪芙旁边,痛心疾首的说道:“齐昊啊齐昊,果然我一直以来没看错你,你就是个医德败坏的家伙。

  ”“之前乱给病人开药方,现在还居然还敢胡乱给人针灸,你这庸医,你这草菅人命的败类,你就不配继续当医生!”陈富国唾沫星飞的骂着,心里正得意自己反应迅速,这次表现好了,在萧雪芙心里留下个不错的印象,那以后升职加薪还不是唾手可得。

  陈富国骂的得意洋洋之时,却没有发现萧雪芙的眼神越来越冷。

  “啪!”的一声。

  清脆,响亮。

  场上众人都有些懵逼,尤其是晕头转向摔在了地上的陈富国。

  萧雪芙的手还保持扬起的姿势,眼神淡漠。

  齐昊眉毛微挑,心中却有些赞叹,这一个耳光打的真漂亮。

  陈富国则是一脸懵逼看着萧雪芙,眼神中有数不尽的委屈,这剧本不对啊,为什么自己会被打。

  只见萧雪芙放下手,冷笑一声,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刚才说,齐昊是庸医?”空气静的仿佛凝固住了一般,这一连串的变化反转,让在场人的脑子都有点拐不过弯来。

  先是萧雪芙说齐昊的针灸使得他父亲入院,紧接着陈富国跳出来指责齐昊庸医,然后萧雪芙又直接给了陈富国一个大嘴巴子,这里面的逻辑因果,实在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萧总,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虽然忌惮萧雪芙,但怎么说,陈富国也是自己手下的人,当着自己面前打他,韩立要说视若无睹,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没误会。

  ”萧雪芙眼皮都没翻一下,平静的说道“他骂齐昊是庸医,我就打他,很正常。

  ”“可是,萧总你刚才不是说,齐昊的针灸害的你父亲进了院吗?”韩立一脸的不解,刚刚爬起来的陈富国心中也是很不爽,我帮你父亲出头,你还打我,有钱就能不讲道理了?“这个,我可以解释下原因。

  ”自始至一直保持旁观者态度的齐昊终于开口了。

  “昨晚,萧老爷子情况很危险。

  ”“暗疾发作,血管爆裂,我当时用针灸帮老先生止血,同时疏导出部分的凝固血块。

  在帮他稳定病情后,就让他尽快去医院接受治疗,毕竟我当时也只是应急之施,没有完全治好。

  ”“也就是说,萧总说的住院,是萧老爷子被你救了后再住院,而不是因为你胡乱针灸导致的?”韩立捋清了思路之后问道。

  “没错。

  ”齐昊平静的说道,同时眼神有些玩味得看着陈富国,这位刚才得表演可是非常精彩呢。

  而这边陈富国早就是一脸吃屎得表情,这回真的是自己犯贱了,别人都还没说完话,自己就跳出来急于表现,结果伸出去脸给人打。

  教训完了陈富国,萧雪芙像是随手处理一件辣鸡一样,毫不在意,转向齐昊道:“齐昊,我也不废话,现在我父亲旧疾复发,昏迷前指定让你过去,而医院那边说开刀的话,风险很高,所以我希望你能出手救救我父亲”萧雪芙倚靠在桌边,圆润饱满的身材的体现的淋漓精致,但她接下来说的话却让在场的人震惊无比。

  “只要能救我父亲,我萧雪芙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

  ”萧雪芙盯着齐昊的眼睛,神情无比郑重。

  “力所能及之内的所有要求!”萧雪芙答应的一个要求!听到这个许诺,哪怕是韩立这种对物质不怎么看重的人,也是满脸的羡慕,更不用说双眼放光的林媚跟目瞪口呆的陈富国了。

  “抱歉,我不能。

  ”谁知道齐昊轻轻的摇了摇头,拒绝了萧雪芙的请求。

  “我已经不是一个医生了,无法替你父亲诊治。

  ”“怎么回事?”萧雪芙听到齐昊的回答,一直都以冰山示人的脸上,首次出现了愤怒的神色。

  “刚才陈主任已经把我开除了,我以后连实习医生都不是,又怎么能给人医治?”齐昊一句轻飘飘的话,吓得陈富国扑通一声瘫倒在地,站在一旁的林媚也下意识往旁边移了几步,仿佛要跟陈富国划清界限。

  他们明白,齐昊这是要和他们清算了。

  “韩院长,我要一个解释!”萧雪芙转过身,向韩立厉声质问道。

  如果齐昊不出手的话,自己父亲就只能冒险开刀,这里面的风险太大,她承担不起。

  “陈富国,你给我说清楚,齐昊这么优秀的医术,怎么会被开除!今天你不给我说清楚,你这主任的位置就做到头了!”感受到萧雪芙心中的愤怒跟他身后那两个保镖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韩立只好把矛头指向陈富国,硬着头皮问道。

  “院长,我,我……”陈富国完全不知道要怎么说,毕竟赶走齐昊的事情本来就不光彩,哪怕是有正当理由,在萧雪芙面前敢说?这不是找死嘛。

  “院长,这事情我知道!”此时林媚突然站了出来,满脸正气,愤慨的说道:“陈主任一直在针对齐昊,时不时找点事情刁难他,这次把齐昊开除,也是因为齐昊没有按照陈主任的药方对病人开药,逮住这个借口就把齐昊开除了,实在是无耻之极!”此时的情况,林媚看得清楚,这个时候还不站队的话,争取点齐昊的好(两性口述小说)感,一会就得为陈富国陪葬,她可没那么重感情。

  “林媚,你……”陈富国被林媚的落井下石给噎的差点喘不过气。

  这浪蹄子,需要自己的时候就在胯下婉转承欢,大难临头了就踩自己一脚,变脸如此之快!齐昊一脸平淡的看着这一切。

  对于林媚的选择,他没有感到丝毫意外,这女人精明得很。

  林媚现实,是为了生存,陈富国活着是在害人,不知道有多少贫苦家庭因为付不起高价的药费,只能等死。

  所以齐昊可以放过林媚,但是绝不会放过陈富国。

  “药方?拿来看看”在韩立的吩咐下,林媚把那张病历表递了过去,此时的陈富国满脸大汗,已经心如死灰,怎么挣扎也是于事无补。

  “这药开得没问题啊。

  ”韩立仔仔细细的看完之后,向陈富国责问道:“陈富国,这是怎么回事?!”“这个药开便宜了。

  ”还是林媚抢着回答道:“陈主任和齐昊的开的药效虽然相同,但是后一种药,陈主任可以抽成好几百,齐昊开的药没有抽成,所以陈主任就用这个借口把齐昊给开除了!”既然已经站队,林媚也就索性把事情统统抖了出来,做人就最怕首鼠两端,为人精明的林媚又怎么会不懂。

  “韩院长,看来你这第一人民医院内部有些问题急需解决啊,我看得找个时间跟林国栋好好谈谈才行。

  ”萧雪芙随口一说,韩立马上就慌了。

  林国栋,那可是卫生局局长,他一声令下,自己还不是分分钟撤岗离职?、加上这件事本来就是陈国富理亏,也由不得他不客气了。

  “陈国富啊,陈国富啊,我当初提拔你上来,你是怎么跟我保证的!现在却做出这样的事情,太让我失望了!”韩立满脸痛心疾首的表情,继续怒骂道:“你为了赚钱,罔顾了自己作为一个医生的责任,你跟本就不配当一个医生!”“从今天起,你陈富国不再是我院的科主任,甚至不再是我院的医生,现在马上给我滚!”韩立的咆哮声传到了走廊上,加上门本来就半掩着,很快就聚集了一批人过来。

  陈富国听到这话,眼前一黑直接跪倒在地,连滚带爬的扑到齐昊面前大神求饶,鼻涕横流,再也不复刚才威严的模样。

  “齐昊,你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收回扣了,我保证以后当个好医生!”哭声震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陈富国有天大的冤情。

  他没有去求韩立,因为他知道,目前能做主明显是齐昊,如果齐昊不饶了自己,那他的医生生涯算是完了。

  “我的天,陈富国那老东西居然在给齐昊求饶?我的眼睛没花吧!”“真的假的,刚刚齐昊不是还要被开除的吗?”“真是没想到,一个实习医生居然让科室主任跪地求饶~”“你们没看见看那个女的吗,估计就是齐昊请的大靠山。

  ”

  他握着她的腰不停冲撞 她弓起 身子迎合他 手指逗弄胸前的突起  与她第一次的对话忘记了是什么,大概是相视一笑,然后各自埋头题海。

  我有个午休后上厕所的习惯,不过因为坐在最里面的位置,这该死的空间让我不能直接大摇大摆出去,想想直接从她后背挤过去也不太礼貌,万一被人家认为是流氓呢。

  面子是要的,厕所更是要去的。

  这浓重的尿意让我不由得夹紧了裤裆。

  一根手指最终还是颤颤巍巍的戳在了她的背上,“那个,我要出去一下”,我的声音极其微小,一半是出于礼貌,一半是... 没有什么答复,慵懒的她把背挺直为我开辟一条人行道,能跑多快是多快是我脑子的唯一想法。

  人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上厕所了,以下场景少儿不宜,切换镜头......  匆匆回到座位上却不见了她的踪影,心中疑惑正起,只见她手提着一只黑塑料袋缓缓归来。

  待她坐下之后,把头慢慢凑过来说:“下次想上厕所就直接叫醒我就行,别憋坏了。

  ”说完就是一阵窃笑。

  妈呀,我一大老爷们竟无情的被她嘲笑了,顿时老脸一红。

  “诺,刚买的零食,吃吧”。

  “不吃”“给你吃就吃呗,害什么羞”。

  声明一下,虽然咱人穷,但咱志也穷啊,让咱吃,咱就吃呗,吃呗。

  嗯,真好吃。

  “你给我留点”“谁让你吃那么慢”......   家里的冬天真的是冷,裹得像企鹅是的我手脚依然冰凉,再怎么呵气搓手也无济于事,“你看你一个大男生天天动的打哆嗦,有没有点魄力”“那也比你好,看你手都冻成猪蹄了”,我怎么会给她嘲笑的理由,立即反嘲道。

  这女生根本放弃了言论上的反驳,紧接而来的是大腿上的一阵疼痛,“君子动口不动手啊”“我不是君子,我是女子”“哎,疼,赶快放手啊!”“不放,就不放”“你不放我可反击了”还没等她回话,我立马抓住了她的手。

  她先是一愣,随后略带羞涩的说,“也好,给我暖暖手吧”,我也有些迟疑,两个人扭过头去不问彼此,手却是紧紧地握着悬在那里。

    如果时间能够停止的话,如果秘密只是秘密的话,我们会一直是好朋友。

    “小伙子,是不是对女同桌有意思啊?”朋友一脸坏笑,“没有啊”,我装作一脸无辜,“我可听说你欠人家的手了”,“哪有的事”,我故作镇定,内心却一番云涌,老师和家长严厉的面孔在我面前一幕幕呈现。

  终于,我下定了决心,趁着她去买零食回来的路上,我堵在教室门口,还没等她先发问,我便一股怒气的冲她说:“我们以后还是别说话了”。

  没有质疑,没有任何的情绪波澜,只有一个简单的‘哦&quo;字。

     又是一次突然地座位调动,终于我离开了两个月之久的女同桌,没有告别。

  日子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她对于我也重新归入了陌生人的行列。

    晚自习,一阵清脆的声音在教室炸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的身上,没有任何停顿,她已冲出了教室,躺在地上的是一部飘着旋律的手机,那是我最爱的歌手。

  我竭力的想把目光放回题海里,但内心的狂跳遮掩不住我呆滞的表情。

  我鼓起了勇气向门外跑去,一阵啜泣声让我在花园停下了脚步,我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只是呆呆的坐在那陪着她,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只有一个闷头哭泣的十七岁姑娘,和一个欺负她的少年。

  随着放学的钟声响起,两个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被朋友以一一带领回家,谁也没有多说一句话,只是我从她的朋友口中听说,那是她第三次为我流泪。

  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早,我便被她堵住了去路,“诺,给你的零食,晚上一起吃饭吧”,话毕,便只剩下修长的背影,晴天。

    我再也不能故作轻松的和她说着笑着,我偷偷的靠近她牵起了她的手,还是没有任何的反抗。

  两只紧握着的手在空中摇摆着,(妈妈啊啊啊啊)微弱的路灯把我们的影子刻在地上,两个人的欢声笑语穿越在大街小巷。

  那天,夜很长,路也很长。

  姑娘。

  待你长发及腰,少年娶你可好?  她真的是一个很好的聆听者,像一只温顺的小猫任由我抚摸她的头发,静静地听着我对未来的规划,“我想去江南,我喜欢江南,陪我一起去吧,好吗?”她只是冲我笑笑没有说话,我也不在意,继续说给她听未来的计划,“我要买一套不大不小的房子,可以装下我们俩,我要挣不太少的钱,我要过平平淡淡的生活......”  如果她会有和我一样的想法,如果我没有告诉她我的计划,如果,真的没有如果。

  是啊,我们都该有自己的想法。

    红色的录取通知书上赫然写着苏州两字,是的,我被录取了。

  临走前,她送了我最爱的歌手CD,还有,她说,她要留下。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c.aspx?1667.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c.aspx?7044.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c.aspx?5103.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c.aspx?3874.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c.aspx?4138.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c.aspx?6351.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c.aspx?1906.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c.aspx?39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