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xvideos con,新手必看

大概过了有两个多小时,张德旺觉得有些累了,找了个地方停下来,要在草地上躺着休息十分钟再出发。

  张寒生怕被张德旺发现自己身体上的巨大变化,所以下了摩托车就直奔附近的草从,谎称去方便。

  张德旺坐在草地上,看着张寒的背影,骂道:“这猴崽子,憋成这样也不说一声。

  ”马兰心里非常清楚张寒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跑进草丛中去的,肯定不单纯是憋尿,毕竟这一路,张寒的东西顶得她差点失控了,摩托车每颠簸一下,张寒死家伙的东西就摩擦她一次。

  几次下来,她早已经反应强烈,心里也有些莫名急躁。

  张德旺这时候说:“媳妇,你要不要去解个手?等下我一口气就开到镇上了,中间就不停了。

  ”马兰点头道:“我想小便,可我有点害怕,这里杂草太多了,我怕有蛇,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张德旺摆摆手,说:“等猴崽子出来,让他(啊啊……)去给你站岗,我有点困,抓紧时间眯几分钟。

  ”马兰说:“不方便吧,猴崽子是男的,我一女的。

  ”张德旺不屑的说道:“他一猴崽子懂个蛋呀?没事,再说,我在这里,他能对你做什么?”张德旺这么说,马兰也没法多说,总不能告诉张德旺,其实自己被张寒给弄的腿发软,怕万一忍不住,被这小子给当着张德旺的面给弄了。

  一想到张寒,马兰心里便有些躁动,这小子本钱的确够大,要是真能让他满足一下,那不得舒服死?马兰边想边往草丛里走,大概往里走了有五十米,只见张寒正站在草丛中,手往前放,似乎还在撒尿。

  鬼使神差的,马兰径直走了过去。

  往他小腹下一瞥,发现他的大帐篷依旧架着,妩媚地坏笑道,“你个猴崽子,一路上都在占老娘的便宜,怎么,下不去了吗?”张寒这才发现马兰来了,也坏笑道,“马兰婶子,这样坐摩托车谁受得了呀?让我抱着你的细腰,还不让我挺起来,可能吗?”“猴崽子,你怎么不说是你自己好色呀?心里想什么坏事呢?”“嗯,马兰婶子,你太漂亮了,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村长娶了你真有福气”张寒开始给马兰灌蜜糖了马兰却不吃这套:“猴崽子,别总说好听的,等会儿上了车,你可不许再搞了,不然被张德旺发现,咱们可都没好日子过,明白吗?”说完,马兰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说了句:“还有,老娘要解手,你不许偷看”“明白,明白,马兰婶子,你去吧!我保证不偷看”,张寒嬉皮笑脸道,但他心里却在嘀咕,不让弄是因为担心张德旺发现,但是要不被发现,是不是就能在张德旺后面,弄他的媳妇呢?张寒并不知道他在张德旺这种大人的眼里,他还是个小屁孩,压根不懂男女之事,所以人家根本就没有往这方面想不然的话,张德旺能让张寒搂着马兰的腰,还坐在同一个摩托车上?马兰胆子不大,加上这里杂草太厚,也很高,她不敢走太远,只在离张寒距离三四米的地方蹲了下去,解开了裤腰带,淅淅沥沥地开闸放水张寒这是头一回听这种诱人的声音,回眸往张德旺停车的方向看,什么也见不到,他的胆子骤然大了,蹑手蹑脚地朝发出水声的地方走去还别说,马兰这泡尿真不小,一直等张寒到了她的背后,她依然在淅淅沥沥地释放着,也许她感觉到了背后有人了,回眸一瞥,只见张寒一脸坏笑地地盯着她的胯下,一着急,撒了一半的尿憋住了,“你个猴崽子,滚回去,你不说不偷看老娘吗?”“嘻嘻,马兰婶子,你撒你的,我看我的呗,我还没见过女人解手呢”张寒嬉皮笑脸道“赶紧回去,要不然村长听到了你死定了,你个猴崽子胆子太大了,快点,我还没有撒完呢!”马兰又急又臊,生怕被张德旺发现张寒却笑着说:“我不怕村长,我就怕马兰婶你不给我看”听着这话,马兰知道张寒是看不到不罢休了,索性也不憋住自己了,任废水淅淅沥沥地喷出来张寒这才嘿嘿笑道:“马兰婶子,你的屁股可真好看,雪白雪白的,不过我还没有完全看清,啥时候让我彻底看个够呀?”“猴崽子,以后看你媳妇去”马兰说着,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见张寒小腹下的帐篷还搭着,她又用力捏了一把“哟,疼,马兰婶子,你要我断子绝孙呀?”张寒疼得直咧嘴马兰感觉到了他的尺寸,心念一动,便对张寒说:“这样吧,你以后要是什么都听马兰姐的,马兰姐就不亏待你,怎么样?”张寒见马兰让他称呼她为姐,还说只要听她的,就不会亏待他,心里知道马兰这是发骚了,想弄马兰肯定能成但是他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说:“马兰姐,你啥意思呀?”马兰媚笑道:“等下午回来再跟你说,赶紧出去吧!村长要知道你个猴崽子偷看了老娘,非扒掉你的皮不可”张寒指了指自己胯下鼓起的帐篷说:“好是好,可是,马兰姐,你看看,它软不掉我怎么办呀?”“你个猴崽子,就没有自己解决过吗?自己放了就软掉了”马兰白了张寒一眼,张寒雄起的帐篷让她心里直痒痒,但是张德旺还在附近,她想和张寒弄也不敢“放不掉,你刚才进来的时候我就是在自己使劲弄,但放不掉呀?要不你给我弄弄试试?是不是我的技术不好呀?”张寒用调戏的口吻说道噗嗤一声,马兰笑了起来,但感觉到了张寒似乎是故意在引诱她,她抬起玉腿踢了他一脚马兰佯骂道:“你个猴崽子,坏透了,回来的时候再收拾你,自己搞定哈,这事没人可以帮你”说着,扭头就往外走张寒看着她丰腴的屁股和纤腰扭出了草丛,心里一阵得意,他隐隐觉得马兰已经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了到了下午两人孤男寡女回来的路上,可能马兰根本就不会反抗,只要他主动点,马兰肯定会向他投降的突然,他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张寒从草丛里出来后,马兰特意将目光瞥向张寒的小腹下,见帐篷已经没了,意味深长地冲他妩媚地一笑然后马兰才叫道:“德旺,起来了”“哦哦……我睡多久了”张德旺迷迷糊糊的醒来“有一会儿了,我跟张寒这猴崽子都等你半天了,赶紧到镇上好休息”马兰摇了摇张德旺“行,咱们上车,一口气杀到镇上去”张德旺休息了十来分钟后,精神头也来了说完,三人重新上了摩托车这次,张寒对抱着马兰一点羞涩感都没有了,很大胆地直接往她腰上一放,然后搂紧了她,还特意将手往上移动,直奔那两处,结果被马兰狠狠地掐了一把,咸猪手才不得不回到腰身上来不过,没颠簸五分钟,他的小兄弟就又不听话了,直接膨胀到了最佳状态而马兰立马感觉到股间被张寒顶着,一阵阵感觉袭遍全身,而这次,张寒再也不有意识地避开,控制自己下挫的力度,他还特意配合着颠簸和坡度大占马兰的便宜。

  马兰明显也感觉到了张寒这猴崽子是故意的,可她也没办法,谁让自己是女人,有空荡让这猴崽子钻呢?况且她又不敢让前面的张德旺发现。

  于是在这种两人心照不宣情况下,张寒当着毫不知情的张德旺的面,竭尽所能的占马兰的便宜。

  不过,没过多久,三人就到了目的地,张寒也只能老老实实的不再弄马兰,这让马兰松了口气,但是也完全吊起了需求,只想着回去以后,找个机会和张寒弄一次,反正张德旺这个死人,都不带有反应的,也不用再担心。

  秀河镇位于灵水村南三十公里外的秀江江畔,这镇上的人们与灵水村的村民算是同饮一江水,但因为来往山路崎岖,来回一趟要一天的时间。

  张德旺的妹妹在镇里开了间杂货铺,张德旺的儿子和女儿都在镇上读小学,两孩子平时就住在张德旺的妹妹家里。

  中午时分,三人便到了张德旺的妹妹的家里。

  张德旺的妹妹年纪不大,只有二十多岁,长的很漂亮,而且镇上的女人比村里的女人会打扮,显得洋气很多。

  在张德旺妹妹家吃过中饭,张德旺便领着张寒上街去给他买衣服。

  张德旺也舍不得给张寒买什么好衣服,便在地摊上给他淘了一身,一条长裤,一件衬衫,加起来花了一百多块钱。

  尽管没有多少钱,但这还是张寒头一回穿衬衫,发现穿着衬衫显得人五人六的还真像那么回事,于是便不想再脱下来。

  张德旺瞪了他一眼,“你个猴崽子现在就穿着了?这得留着你上电视的时候穿,等下让你马兰婶子给包起来,放在我家里,等电视台的人来了,自然会给你的”。

  “好,村长,都听你的”张寒心想,这衣服是人家掏钱买的,当然应该听人家的,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这时候,张德旺一脸严肃地说道“猴崽子,等下你跟你马兰婶子马上就得回去了,我得叮嘱你几句,你是个爷们,得保护好你婶子,你婶子要是少了一根汗毛,老子回来就收拾你!”张寒保证道:“村长你放心,我保证不让我婶子受半点伤害。

  ”“猴崽子,老子没白疼你,走吧!你们得尽快回去了,要不然迟了就只能走夜路,那就更不安全了。

  ”张德旺说着,跨上了摩托车,载着心花怒放的张寒朝他妹妹的杂货铺飚去。

  此时,马兰也已经从镇小学看完孩子,回到了张德旺的妹妹家里,见张德旺载着张寒回来,她和张德旺的妹妹便同时从杂货店里出来。

  张德旺把头盔拿了下来递给马兰,说道:“媳妇,你赶紧跟张寒这猴崽子回去吧!再晚就得走山路了,不安全。

  ”“知道了。

  ”马兰点点头,接过头盔问道。

  “你是今天去市里还是明天去呀?小红的意思是你今天最好在这里住一夜,休息好了明天再上市里,反正也不着急。

  ”“是啊,哥,你住一晚吧!韩宝一会儿就回来了,你们晚上喝几盅吧!他也老久没有跟你一起喝酒了”,张德旺的妹妹小红说道。

  “行吧,那我就明天去市里,对了媳妇,我给张寒买的衣服放在后备箱里了,先别给他穿,等我安排好了电视台采访时再给他。

  ”张德旺叮嘱道。

  “行,知道了,张寒,上车,咱们回去吧!”马兰说着,先跨上了摩托车,张寒也跟着坐了上去。

  马兰对张德旺说:“德旺,你明天注意安全,早点回家,我们走了”。

  “村长,我保证不会让我婶子出事的,放心吧!”让张寒有些惊讶的是,这马兰骑摩托车比她爷们张德旺都野性,油门踩得呼呼响,忽地就飚了出去,朝镇区外面驶去,车尾部烟尘飞扬。

  没有了张德旺在车上,张寒的心马上就野了,他大胆地搂着马兰的柳腰,故意贴凑的紧紧的,马兰意识到了他的企图,回首佯骂道,“你个猴崽子,上来就占老娘的便宜,上午让你占了一个上午的便宜,还不知足呀?规矩点,老娘这是骑摩托车呢?不能分心”。

  

沈老太从善如流,点了沈含雪的名字。

  “奶奶,我去。

  ”沈含雪应道。

  她明白自己没有选择权。

  “答应的干脆,你可别背地里偷懒啊。

  ”见目的得逞,沈东林得意一笑:“不然咱们沈家丢了机会,你可担不起责任!”“我看要不派两个助理跟着她?省得她不当回事。

  ”“有道理,毕竟她办事不靠谱得很。

  ”亲戚们自顾自议论起来,丝毫不在意沈含雪愈发难看的脸色。

  “行了,那就这么办吧。

  东林,你去营销部抽两个人。

  ”沈老太看向沈含雪:“有人跟着也是好事,免得你太辛苦。

  ”这哪是怕她累着,分明就是派人监视她吧!沈含雪攥紧拳头,明明流着沈家的血,跟其他人一样坐在会议室,可她却始终被当做随便使唤的外人!“我一定会谈好跟为水地产的合作,你们等着看吧!”想起叶沧海的短信,沈含雪一冲动,张口大声说道。

  话音落下,会议室里顿时鸦雀无声,三秒之后,人们哄堂大笑,像是听了多大的笑话似的。

  “沈含雪,你没事儿吧?受刺激了?”“我以前只当她办事没规矩,原来是脑子不太好。

  ”“吹,继续吹,到现在没半点进展的生意,你说谈就谈?”原本沈东林正想跟众人一起奚落沈含雪,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这可是她自己往枪口上撞,何不借此机会彻底把沈含雪一家从沈家赶出去?也省得将来有一天分家产,多一个碍事的!“好啊沈含雪,既然你这么自信,不如跟我打个赌吧。

  ”逼视着角落里的女人,沈东林缓缓道:“倘若你办到了,我自愿给你当助理,鞍前马后端茶倒水。

  可如果你办不到,现在的承诺就是欺骗,沈家可容不下信口开河的骗子!”“老板,给我拿包烟。

  ”“你来的一直都很准时。

  ”沈家集团对面的一个小超市里,超市的老板盯着叶沧海叹了口气。

  从3年之前的一天开始,眼前的这个小伙子会准时来他这里。

  3年以来,一直如此,无论是刮风还是下雨。

  起初老板感觉很奇怪,但后来他发现了一件事,每次沈含雪离开集团之后,这个小伙子同样会跟着离开。

  至于叶沧海的身份,他有了一个粗略的猜测,但是没有说出来。

  毕竟谁家都第有自己的不容易,这个沈家的赘婿,更是整个江城都知道一个废物。

  也许……这个年轻人不愿意让其他人了解自己是什么身份吧。

  “在家也没事干。

  ”叶沧海笑了笑。

  这个小超市的老板看着已经步入了中年,他十分佩服叶沧海的坚持。

  在过去的3年里,他一直都在4:30出现,一直这样保护着沈含雪。

  “准备什么时候去接你媳妇?一直这样看着,这可不行啊。

  ”由于店里没有顾客,店主跟叶沧海说起话来。

  叶沧海看着沈家集团的大门,然后笑了笑:“还没到下班时间。

  ”“哥们,老哥我有一句话,不晓得可不可以说?”这个老板说道。

  “可以啊。

  ”“在我看来,你根本不像一个平常人,为什么入赘这个沈家呢?”即便虽然老板不是什么火眼金睛,不过,在这里呆着了也很久了,整天不知道和多少人打交道,在这个老板的眼里,叶沧海跟其他人不一样,虽然不知道怎么解释,不过,这个老板一直觉得这个年轻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江城的废物啊。

  “我有身上血肉,还不是什么三头六臂,也是知道吃喝的人,肯定是平常人。

  ”叶沧海说道。

  “你清楚我的话究竟是怎么个意思。

  ”这个老板迟疑了一会儿接着说:“如果换做是我不得不忍受这些风言风语,估计我特么现在都不知崩溃多久了!”崩溃?叶沧海笑了,自己被家族当成一个废物给抛弃了,然后入赘沈家,沈含雪一点怨言都没说,自己怎么可能说什么。

  在其他人的眼里,叶沧海是在被别人羞辱。

  不过,在叶沧海的眼里,沈含雪比自己要受到更多的羞辱。

  “和她比起来,我所受的苦算不了什么。

  ”叶沧海说道。

  这个老板无奈的叹口气,然后就没有继续开口了。

  沈含雪完成工作下班后,叶沧海像平时一样和这个老板道别,然后开着自己小电车直接离开了。

  沈含雪站在集团的前面看着叶沧海消失。

  3年以来,叶沧海每天都在等沈含雪下班。

  沈含雪也是直到叶沧海走之后才上车。

  等沈含雪回到家之后,当沈振华告诉孙玫今天开会所发生的一些事之后,孙玫感觉就和疯了差不多。

  “沈含雪,你脑子有病吧?你知不知道,万一咱们让沈家给扫地出门了,咱们将来就没办法活了啊!”“难道你不知道沈东林是有意来激怒你的吗?这个家伙是什么心思,别说你不知道?”“这个家伙不想让咱们家拿沈家的钱。

  ”沈含雪平静地说道。

  孙玫听到这些,她的脸色直接就变了,然后喊道:“你自己都很清楚,怎么还会答应?那些家伙都没办法完成的事,你有什么资格可以完成?”沈含雪现在心里面十分复杂,自己刚刚选择了相信叶沧海,不过,她并不清楚这次是对的还是错的。

  即便自己家在集团里面的地位非常低,不过,要是奶奶去世了的话,无论如何也可以拿到遗产。

  如果被沈家扫地出门,那真的全部都玩完了。

  相信叶沧海,以未来的命运来赌一把……这个代价可是非常高的!但话已出口,怎么能收回来呢?“妈妈,我是你的女儿,你为什么不信任我呢?”沈含雪说道。

  孙玫整个人都在发抖。

  她愤怒地说:“我为什么要信任你?沈家的所有人都去了,全部都没有成功,你为什么觉得自己可以做到?”为什么?沈含雪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同意这个事,就是因为叶沧海发给自己的消息。

  这时叶沧海也回家了,走到沈含雪跟前对孙玫说:“妈妈,您怎么说都得信任自己的女儿,含雪绝对可以成功的。

  ”孙玫不耐烦地看着叶沧海,然后用冷冰冰的声音说:“这件事与你无关,如果你没有入赘在我们家,就凭含雪的长相,绝对可以嫁进一个富裕的家庭,但是,都被你这个家伙给破坏了,你没有资格在这里插嘴!”叶沧海没有说话,转身走向了厨房,准备做饭了。

  “叶沧海,我可以信任你吗?”沈含雪忽然对叶沧海问道。

  叶沧海转过头,微笑着说:“可以。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孙玫见他们两个之间有点不对劲,立即问(名人哲理故事)沈含雪,心想着难道是这个混账东西,让沈含雪同意的?“你先别走,给我说明白了,你和这件事牵连在一起了?你让含雪同意的?”孙玫向叶沧海问道。

  沈含雪知道,要是孙玫了解了自己收到短信这个事,她绝对会让叶沧海感到不舒服,都可能将叶沧海扫地出门。

  “妈妈,这个决定是我自己做的,这事与他无关。

  ”沈含雪说。

  “和他无关?含雪,你是不是让他给迷住了!你居然相信这个废物的话,你疯了!”孙玫抓着沈含雪的肩,因为有点激动,她用力的抓着沈含雪的肩膀,很疼。

  看着沈含雪有点吃痛的神情,叶沧海脸色沉了下来,他直接用力抓起孙玫的手,一脸冷色说道:“含雪可不可以完成,到了明天一切结果都出来了。

  你怎么就不能信任她一次呢?”孙玫非常生气,这里有你叶沧海说话的份吗?“放手,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嘴了?”孙玫说。

  叶沧海冷冷地盯着孙玫,在是叶沧海在沈家头一次展现自己的强势。

  盯着叶沧海的目光,孙玫忽然有点心虚,这个家伙的眼神太凶了,就跟准备弄死她似的。

  沈振华感到有点不对头,连忙上前缓和气氛说:“好了,都先放手!现在话都说出来了,即便我们再说什么也都晚了。

  目前咱们来合计一下,如何让含雪做好这个事儿。

  ”孙玫松开沈含雪的肩膀后,叶沧海同样松开了手,对沈含雪说:“我要做饭了。

  ”孙玫揉着自己被叶沧海抓过的地方,恶毒地说:“早晚有一天,我绝对会将你这个混混赶出这里,窝囊废的玩意!”晚餐时,孙玫不在餐桌上,沈振华在餐桌上大谈为水房产,因为他担心如果沈含雪明天万一没有完成,沈东林跟沈家的那些人,肯定饶不了他们家,万一他们家真的让沈家给赶走了,那一切就全完了。

  吃完饭以后,叶沧海洗了个澡,返回他们的卧室,看到沈含雪坐在床上,安静地看着他。

  叶沧海往地铺上一躺,对沈含雪说:“为水房产,是我一个同学创办的。

  ”“哦。

  ”沈含雪简单地回了一句,就不说话了。

  他们的卧室里非常安静,转眼是3年过去了,依然没有变化。

  不过,现在沈含雪的心情很奇妙。

  尤其是刚刚叶沧海抓着孙玫的手,他的表情又是一副沈含雪从未见过的样子。

  “从明天开始,不要在集团外面的小卖店里等我了。

  ”沈含雪忽然说道。

  叶沧海顿了顿,沈含雪已经知道了?他有点惊讶,不过没说什么。

  “好。

  ”沈含雪现在是背对着叶沧海,正在咬着自己的嘴唇,心中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起了涟漪。

  自己总是觉得她能够非常轻松地跟叶沧海离婚,但当孙玫昨天给自己说这个事时,自己才知道她不能。

  眼前的这个家伙,无论他多么软弱无能,不过,他也已经在自己的身边三年了。

  无论外面对这个家伙地那些话有多难听,无论自己是用多冷漠地态度面对这个家伙,他总是在自己的身边,一脸灿烂的微笑。

  她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沈含雪不是什么狠心的人,不仅如此,她目前也已经意识到,她也已经习惯这个家伙在自己的身边。

  “以后直接去集团大门口,接我。

  ”听到她的话,叶沧海浑身一颤,像是被闪电击中一样。

  他在黑暗中盯着着沈含雪的身影,表情逐渐从难以置信,变成了幸福。

  沈含雪看不到叶沧海的表情,但是一直没有听见叶沧海回话,便想着他可能不想去,就有些恼羞成怒地说:“如果你不想去,就当我没说过算了!”叶沧海直接坐起身来。

  他一脸激动地说:“想,我想去!”感受着叶沧海的激动,沈含雪两行晶莹的泪珠掉了下来,原来这个家伙是这么的容易满足。

  “这三年……很抱歉。

  ”——翌日。

  沈东林坐在他的办公室里,接到了某个人打来的电话。

  “哈哈哈哈!!!!”他爆发出一阵大笑,他笑死了,他要笑哭了。

  沈家的那几个和他一辈的人同样在这里,瞧着着沈东林,都是一脸莫名其妙。

  “东林,到底怎么了,你在笑什么啊?”“你一直在那笑,也给我们讲讲吧。

  ”“难道沈含雪临阵退缩了吗?”沈东林捂着自己的肚子说:“哈哈哈哈哈,该死,老子笑到肚子疼,沈含雪果然是个傻子!”“告诉我们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沈家的那几个人,现在也都挺好奇的。

  “沈含雪这个疯女人,她让叶沧海开着一辆电瓶车,把她送到为水房产里去了!哈哈哈哈,这女人是不是傻了?”沈东林笑着说道。

  等沈东林说完这些话,那几个人也全部都哈哈大笑起来,一个个都笑的眼泪快流出来了。

  “哈哈,这个沈含雪跟个破落户似的去找人家?为水房产肯定不会理她的!”“我觉得沈含雪估计是自暴自弃了!说起来也难怪,我们都没法和人家谈成,她沈含雪是谁,就以为自己能谈成,做梦!”“东林,你的这个手段确实非常的妙啊,这次沈含雪绝对要被骂死了,肯定会被赶出沈家的,等到老太太没了,分钱的时候,他们家肯定就没办法拿到了。

  ”他们几个上下一致,全部都觉得沈含雪绝对没办法完成这个任务。

  这几个现在都等着看沈含雪的笑话了。

  “如果她食言的话要怎么办?”其中一个人有点担忧地问。

  沈东林一脸冷笑,终于找到了可以将沈含雪踢出沈家的机会,他怎么会给沈含雪后路呢?“别担心,我能把她从沈家中踢出来,回头你们几个站在我这边就好了。

  ”沈东林说道。

  “放心,肯定站在你这一边。

  ”“沈含雪已经让咱们沈家蒙羞了很多,这次咱们将她赶了出去之后,我们不会再被外人嘲笑了。

  ”“是的,叶沧海那个垃圾,多次让咱们家蒙羞,这一下终于能够远离这个窝囊废了!”为水房产。

  叶沧海把车放好,看了看浑身僵硬,很紧张的沈含雪,便笑了笑说:“别担心,昨天我都跟同学商量好了,你去了签一下合同就行了。

  ”沈含雪对于叶沧海同学并没问那么多,再加上,这一次和沈家抢这个生意的人非常多,沈家没有一丝优势,仅仅依靠同学之间的友谊,就可以得到这单生意超级大的生意吗?“你那个同学,不会和你开玩笑的吧。

  ”沈含雪抿了抿唇,说。

  “肯定不是了,我们俩关系特好,就是铁哥们。

  ”叶沧海回答道。

  看到叶沧海看起来非常有信心,沈含雪也打起了精神。

  昨天晚上两人之间的谈话,即便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并没有迅速上升,不过,很多隔阂都被消除了,沈含雪也明白,无论自己的心态如何,这件事她都是会面对的。

  进入公司只,没等沈含雪说话,公司前台地职员就来到了她的面前。

  “对不起,您是沈小姐吗?”专业着装,高个子的女人脸上带着专业的微笑,客气的说道。

  沈含雪有点受宠若惊地回答:“是的,我是。

  ”“那请您和我一起来。

  ”沈含雪跟着这个职员,乘坐电梯直接到了为水房产的顶楼。

  沈含雪觉得她的心在疯狂地跳着,即便目前并没签署合同,不过,职员对自己是这样的态度,沈含雪看到了一丝希望。

  等电梯到了顶楼之后,有一位中年男子正在等着她。

  “你好,沈小姐,在下叫程实,是西城区那个项目地负责人,我也负责与贵公司之间的合作。

  ”程实介绍自己说道。

  沈含雪茫然地站在原地,有点不知道说什么。

  程实笑着,接着说:“我们老板的应酬很多。

  他不太可能亲自出面来见您,所以沈小姐要是有任何问题,现在就能跟我直接提。

  ”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d.aspx?1577.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d.aspx?6636.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d.aspx?1650.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d.aspx?5727.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d.aspx?2343.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d.aspx?2597.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d.aspx?4866.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d.aspx?30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