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katrina jade,新手必看

  前年春节后,老袁闯入了我的生活。

  那天,我本是陪姐姐去新洲参加相亲会,在旁边看热闹的我,遇到了和我一样也在看热闹的男人老袁。

  帅气的脸庞、中长款的毛呢外套,老袁的样子让我心动。

  我当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走到他面前说,能不能认识一下啊?老袁转过脸来,很认真地看了看我,有点犹豫地说,当然可以了!老袁比我大14岁,当时听到他说自己的年龄时,以为他在和我开玩笑,后来看了他的身份证才知道他没骗我,只是他的童颜不输林志颖。

    几次相处后,我不可救药地爱上了老袁。

  他就是我一直要找的“大叔”,从他的眼里也能看出他对我的喜欢。

  然而,我父母却强烈反对。

  爸爸说我是一位涉世未深的年轻女孩,还不知道什么是爱,什么是喜欢,和一个比自己大这么多的人一起生活,以后会有矛盾的。

  正在热恋中的我根本听不进去,“跟谁结婚都得有矛盾不是吗?你和我妈不也是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吗?”爸爸被我说得接不上话,但他依旧是不同意。

  妈妈说老袁有一个那么大的孩子,后妈的日子不是那么好过的。

  我告诉妈妈,老袁的女儿随她奶奶一起生活。

    倔强的我听不进父母的话,很快与老袁同居了。

  并且我直接、间接地把我和老袁同居的事告诉了七大姑八大姨。

  爸妈最后无可奈何地接受了我和老袁。

    我们结婚了,但生活并不浪漫美好  我和老袁从认识到结婚仅仅用了半年的时间。

    我们把家安在我上班的公司旁边,我上下班走路几分钟即到,而老袁上班开车要四五十分钟,塞车更是要一个多小时。

  婚后,我怕老袁太辛苦,家里所有的家务都是我包了。

  一段时间下来,老袁养成了习惯,他骨子里也觉得做家务是女人天经地义的事情。

  后来,周末我身体不舒服时,偶尔叫他做点家务他也不愿意,说自己有工作然后就躲进书房了。

  其实,有几次我进去,都看见他是在和他女儿聊天。

     接下来的日子,跟大多夫妻一样,我们开始有了争吵,不过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吵小闹,没有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

    虽然爸妈无奈地同意了我和老袁的婚事,但我们结婚后,他们从来没给过老袁笑脸。

  老袁是个要面子的人,几次之后,爸妈的态度,让他再不愿意跟着我回家了。

  一方是养育我的爸妈,一方是我爱的老公,老袁和爸妈较着劲,我夹在中间难受极了。

  久而久之,我觉得婚姻并没有我早先想的那么简单,原来我不在乎的许多东西,时间长了后我却在乎起来。

    前年年底,老袁说想买套房子,我非常高兴。

  在登记房产时,房产证上写的竟是他女儿的名字。

  我说我以为你是买给我的。

  “写女儿的名字和买给我们的不一样吗?”他的回答让我哑口无言。

  房产证名字的事情,让我很失望,我觉得他变了,他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伟大。

    去年夏天,我怀孕了,一切不开心的事情都被这个小家伙给挤走了,我想要为老袁生下我们爱的结晶。

  但老袁得知我怀孕后,他的表情并不是我所期待的,他说他年龄大了,平时还总吃药,孩子会不会健康,还说就算孩子是健康的,按年龄推算,等孩子上大学时他都六十了,孩子结婚时他都不一定能看到了,孩子会生活得很苦等等。

  我听出来了,他就是不想要这个孩子。

  当我说那我打掉时,他没有一丝犹豫就答应了,说会对我加倍好。

  我去医院做了人流手术,三天后我就照常去上班了,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做人流了。

  我觉得好丢脸。

    人流过后的一段时间里,我觉得自己的这段婚姻真是悲哀透了。

  好朋友说我这样的想法对今后的生活很不利。

  我静下心来,脑子里都是当年父母反对我们时说的话。

    在这个家,我倒象个外人  老袁并没有因为我做了人流手术就分担一点点家务。

  炒好的菜让他端到桌上他都不愿意,毫不夸张地说,他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伺候老袁一个人已经让我精疲力尽。

  去年春节前,他的女儿过来后,我更是彻头彻尾地变成他们父女呼来喝去的保姆了。

     老袁的女儿(少儿益智故事)只比我小十岁,她看我的眼神一点都不友善,时不时流露出一种鄙视的目光。

  她连声“阿姨”都不叫,总是用“喂”,或者“哎”和“那个谁”呼唤我。

  这个孩子很厉害,无论老袁在不在家,她从不说话阴阳怪气的,也从不摔摔打打的给我脸色看。

  她只是不搭理我,就像对待家里的保姆一样,温柔地对我笑,让我挑不出她一丁点的毛病。

  我曾问老袁,孩子什么时候回她奶奶身边,老袁立即不高兴了,“孩子在这多好啊,一家人热热闹闹的。

  ”  老袁的眼里只有他的女儿,以前我们出去逛街他会给我看衣服。

  他女儿回来后,每次一起逛街,他都是大包小包地买给他女儿,偶尔给我买一件,也是老气横秋的过时款。

  周末时,他会带女儿出去玩,只丢给我一句“今天你找朋友玩吧。

  ”我要是表现出不高兴,他就会说我没有做妈妈的样子什么的,我知道我在老袁心中彻底没有地位了。

    虽然不舒服,但习惯后,甚至麻木后,也就过去了。

  我最难过的是,几乎所有的外人都认为我嫁给他,是看上了他的财产。

  在他们的眼里,我这个年纪轻轻的美貌女子嫁给一个大自己14岁的男人,一定图的是他的财产。

    渐渐的,对老袁无能为力后,我开始逃避,下班我总是往新洲跑,回父母家去,不用找任何理由就回去。

  父母也慢慢发觉我的婚姻出了问题,最近回去,他们总会问我和老袁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婚姻到底是怎么了。

  我和老袁没有吵架,和他的女儿没有冲突,可我就是觉得那里不是我的家,我回去就像是去陌生人家里串门,没有一丝的温暖。

    “五一”假期,老袁带着女儿出去玩了,我辞了工作,回到父母家,一直住到现在。

  老袁只是偶尔打个电话问我回家不,我说不回,他也不再说什么。

  实际上,只要他说“回家吧”,我一定会回去的。

  我们每次的对话都是 “今天回家吗?”“不回”“啊。

  ”我以为我的冷淡会让老袁意识到我的存在,没想到他的态度仍旧是不在乎。

  

“干爹请你吃香蕉,大香蕉,一次叫你吃个饱。

  ”王梅故意撒娇道:“哎呀,干爹,你在说什么嘛,什么香蕉不香蕉的,人家又不爱吃香蕉。

  ”老张压低声音道:“你上边的嘴不爱吃,可是你下边的嘴爱吃啊,上次咬着我的香蕉都舍不得松口了,呵呵呵.”“干爹~”王梅的声音更嗲了:“你怎么这么坏啊,大清早就逗人家,要把人家的火撩上来,你过来灭火啊。

  ”老张呵呵笑道:“你干爹腿脚不方便,要过来也是你过来,怎么昨天还没喂饱你啊,这么快就又想要了?”“讨厌!人家就是说说而已嘛。

  ”王梅好像撒娇上瘾了,抱着电话聊个没完。

  老张也觉得大清早的打这电话挺刺激的,就故意说道:“闺女啊,你现在在哪里呢,方不方便干点别的啥。

  ”王梅说道:“人家在办公室呢,干爹想要做什么啊?”老张问道:“你办公室就你一个人啊?”“是啊,人家有单独的办公室,干爹你到底要做什么啊?”王梅的声音听着呼吸有些急促,也不知道现在在做什么。

  “一个人啊,那太好了,你把裙子拉起来,照张腿的照片给我,记住一定要照到内|内哦。

  ”老张命令道。

  “呀,干爹你好铯啊,不过我就喜欢你这铯铯的干爹,你先加我微信吧,我马上给你发照片。

  ”王梅的声音无比的兴奋,听起来对老张的玩法很满意。

  过了一会,老张叫了王梅的微信,王梅发过来一张照片。

  背景是一个华丽的办公室,照片里有一(两根一起插进去)双穿着玻璃丝袜的修长美腿,脚下踩着一双恨天高的黑色高跟鞋,那是一件裤袜,一直拉到了腰部,两腿间红色的内|内包裹在丝袜里,如此的饱满。

  老张看的吞了口口水,忍不住用手在屏幕上摸了摸。

  王梅发了一条信息过来,带着一个可爱的表情:“干爹,人家今天穿的是红色的,喜欢不喜欢啊。

  ”“喜欢,喜欢。

  ”老张连忙回到。

  “那还想不想看啊?”王梅发过来一个调皮的表情问道。

  “你发个胸的照片吧,要露|点的。

  ”老张回道。

  马上王梅的照片发过来了,是脖子以下的照片,可以看到王梅坐在老板椅上,白色的衬衣完全解开,红色的内衣直接被推到了脖子那里,那团雪白的庞然大物占据了照片的一大半,跃然而出,顶端..老张不由的把那照片放大了想要看的更仔细一点,这时王梅突然发了个消息:“干爹有人过来找我办事了,先不玩了,以后有机会再玩,爱你。

  ”后边跟着几个心和嘴巴的表情。

  老张正玩到兴头上突然被中断了,急的抓耳挠腮的,连着发了几条信息,都没有任何反应,想必王梅是真的出去办事了。

  老张一连喝了两罐凉茶才总算冷静了下来。

  看了看表,已经十点了,老张探口气起身准备打扫卫生。

  刘亮并不知道他那个马蚤老婆一大清早的就和老张又是电话又是照片的,他现在正坐在办公室里为自己和高静的事情而烦恼。

  自从照片丢失之后,他又缠过高静几次,但是每次都被高静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尝过高静的滋味之后他怎么舍得放弃这么美丽的女人,再说呢,他还打算用高静讨好自己的顶头上司呢,没想到这只小鱼居然这么快就脱钩了。

  这叫他心里很是郁闷,一度怀疑是高静找人偷了自己的照片,本来以为是老张,但几番试探下来,老张好像并不知情,要不然在自己要封他店的时候就该拿照片威胁了。

  那到底是谁偷了自己的照片呢,刘亮给自己点了一支烟,认真的思索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刘亮不耐烦的问道:“谁啊?”“我,高静。

  ”一听是高静主动送上门来了,刘亮的心跳立即加速,赶紧跑去打开门,一把拽住高静的胳膊,不待他反对就拖到了办公室里。

  砰地一声,办公室的门被锁上了。

  高静被吓了一跳,本来已经下定决心,今天就和刘亮把话说明白,叫他以后不要再骚扰自己了,但是和刘亮单独面对,她还是有些害怕。

  刘亮也没说话,静静地打量着高静,几天没见,他发现高静的身上多出了一些特别的东西,皮肤好像更好了,XIONG也好像大了,最主要的是她的神态,小脸虽然紧绷着,但却透着一股媚意,眼睛也水汪汪的,不经意的瞟人一眼,就能勾走一半的魂。

  刘亮一下就被迷住了,一只手很自然的向着高静的小手抓去,嬉皮笑脸的说道:“高老师,你今天可真漂亮啊。

  ”

女人略作思考后给了一个很一般的答案,但是我还是欣然接受了,因为她刚才思考的样子真的很美。

  “谢谢姐!那我以后就叫小一了。

  ”“看你不像这一行的人,为什么会入这一行?”女人不经意一般的问题让我陷入了恍惚,好不容易选择性忘记的事情让我的胸口有一次被酸楚填满。

  “因为钱,我需要钱。

  ”女人沉默了,过了半晌她才轻笑着摇头,明明很美的动作却带着些许哀伤的味道,我知道,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

  “钱啊!谁会不需要呢?不过这东西真的就那么重要吗?”“不需要它的时候总觉得它就是个祸害,需要的时候它就像是你的命。

  ”我笑着给出了我认为的答案,因为这就是我的亲身感受。

  女人笑面如花的看着我孜孜称奇道:“不愧是熊姐能看上的小伙子,果然调调就是不一样。

  ”一提起熊姐,我的头皮还是忍不住的发麻,虽然我能接受用这种方式挣钱,但是滋味着实不好受。

  “姐,你准备来个什么价的?”我笑着递给她价格牌,刚才不经意的回忆让我有些难受,不过再怎么样我也是来挣钱的,与其陷入在回忆的伤痛里,还不如埋头苦干挣钱还债。

  “熊姐可是推荐让我来玩点刺激的,你告诉我熊姐玩过的花样是个什么价?”女人玩味的对我挑了个眉眼,看的我的心脏一颤,险些沉陷了进去。

  在会所一般都是按个摩推油之类的,然后用手,只有很少的机会才会出现上次熊姐对我那样的事情,当然如果客人非要这么要求的话,那只能单独和我们这些公关技师协商了。

  “我……这个……”女人的这个问题还真把我问住了,我也不知道这应该是个什么价格。

  而且,我心里其实也有点想和这个女人玩点刺激的想法,毕竟她这么漂亮,如果玩的上火点说不定我们俩还能发生点什么。

  “算了,不逗你了。

  今天我没那种心情来虐待你,那个一会再说,过来陪我说说话吧。

  ”女人娇媚的轻笑了一声,然后指了指旁边的小沙发让我坐下。

  “诶,好嘞。

  ”我有些小失望,看来我的打算事泡汤了。

  不过也没办法,客人的意愿我们必须遵从。

  “今年我三十四了,马上要四十了。

  你可能不信,我这么大的岁数连个孩子都还没有。

  ”女人率先打开话匣子,就好像这里是酒吧一样和我谈心。

  “姐你哪里有老了?看上去刚到二十!”我笑着陪道,我说的可是真心话。

  “就你会说。

  ”女人白了我一眼,嫌我打断了她的回忆。

  “对了!我有故事,你有酒吗?”女人忽然俏皮的看着我问道,我起初还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反应过来,立马将桌上的菜单递过去。

  会所要酒还能是干什么,而且别说酒这种东西在会所那可是翻好几(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爰)倍的,我能拿到的提成也不少。

  女人挑了一瓶度数不小价格也不菲的洋酒,这酒的度数不小,我喝了两杯就有些上头了,而女人的眼神也有些飘忽,仿佛陷入了回忆。

  “你刚才说的挺对的,钱这东西确实就是这样,需要的时候它就像你的命。

  你知道吗?我从上学那会就是学校公认最美的女人,那时候家境不好,于是我就变成了一个拜金的女人。

  因为我发现只要我动动嘴动动腿,就有无数的男人为了我花钱。

  ”“为了钱,我放弃了那个陪伴了我整个青春的男人,即使他当街跪在我面前我也丝毫动心。

  ”女人一口干了半瓶洋酒,已经有些多了。

  她的眼泪忽然无法抑制的流出,仿佛又变回了当时那个清纯的年代。

  “抱抱我好吗?”女人带着水光的眼神看着我,这我根本无法拒绝。

  我就像年少时青涩的少年,将女人抱在怀里,而她也靠着我的胸膛抹着眼泪。

  我知道她只是喝多了在我这里找些安慰,但是我还是忍不住的对她产生了同情心,因为我现在比起她曾经也好不到哪去。

  “当年他就喜欢这么抱着我,他说这样就像抱着全世界。

  ”女人带着笑意痛哭,而我则忍不住的为她抹去眼泪。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心里一点想法都没有,只想这样抱着她听她诉衷肠。

  “可是我还是离开了他,我选择了一个富二代,然后又顺着他勾搭上了他爸,现在我是他的后妈。

  你说我是不是很下贱?”我轻笑着摇了摇头,轻轻晃动着身子就像哄孩子那样。

  要说下贱,我觉得我也差不多,世上这样的人也不少,但大多都是生活所迫。

  “不会,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不是所有人都会真的去追逐利益和金钱。

  ”听到我说的话,女人瞬间泪奔,哭的就像个孩子一样让人心痛。

  “因为我爸得了癌症!为了钱我只能选择变成这样的女人!可是我能怎么办?他能拯救我爸的命吗?”女人就像是在为自己解释一样的喊着,抓着我的胸膛,仿佛把我当成了那个陪伴了她整个青春的男人。

  我知道她是喝醉了,可是我就像这么抱着她,因为我曾经也是这样抱着陈瑜的。

  “他不能,但是谁也不能,能救我爸的只有上帝。

  ”“是啊!那是癌症,就算有钱也只是维持我爸的性命。

  可是你知道吗?”“我爸临死前告诉我,我这样只是让他延长了痛苦而已,还不如死了划算。

  自己的女儿去傍大款,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女人哭着笑着,那哭声让人心碎,那笑声是那么绝望。

  而我却什么都做不了,我无法评价任何人的一生,因为我现在也是这么的下贱。

  “在我爸死后,我听说了那个被我甩掉的男人要结婚了,而且很幸福。

  在结婚的时候他们连房子都没有……”“你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心痛吗?他是那么一个性子软的人,是那么一个会把心爱的女人宠坏的人,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无论怎么欺负他都不会有任何怨言,只知道傻笑。

  从来不会和我发脾气,从来不会和我闹情绪。

  我做错事了也只会皱着眉头抱着我,要我不要再做了……”“直到我偷偷去看他们寒酸的结婚典礼的时候我才明白,我原来为了钱放弃了全世界……”女人死死的抱着我,将脸埋在我的胸口痛哭,而我只能忍着心酸轻轻拍打她的肩膀,努力在这一刻成为那个人,代替他安慰这个失去全世界的女人。

  我由衷的佩服这样的男人,有钱的男人不少,如果你长的漂亮甚至会满地都是。

  但是一个真的拿命宠你的男人,一旦失去了,这辈子也不可能在遇到一个了。

  我很佩服这样的男人,至少我自己做不到。

  女人讲完了自己的故事,经过眼泪和悲伤的洗礼,她的酒劲过去了不少,自嘲的笑着从我怀里走开。

  “这些事情在我心里压抑了太久了,一下子有些收不住。

  倒是你很特别,如果是别人这样抱着我恐怕已经上下齐手了。

  ”我尴尬的挠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要说自己没想法,那岂不是再说自己不行?但是刚才确实只想将她抱在怀里用心疼惜,可能是因为我也同样内心痛苦吧。

  有句话不是说只有内心同样空虚的人,才能填补内心空虚的人吗?女人忽然扭过身去,对着我道:“帮我把衣服脱了吧。

  ”我一愣,难道这是要我……

只听见郑佳的嘴里轻轻说道:“傻子,喜欢一个人有啥可丢脸的,今天你……你肯定心里很难受吧,来,姐现在就让你舒坦舒坦……”说着她居然爬到了王松的身上来,一翻身,两人就碰到了一起……郑佳的手缓缓向下面伸出,一点一点地引着王松……眼看王松就能彻底告别这尴尬的老初身份。

  却恰在这时,屋外陡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那敲门声音很大,又很是急促,突如其来,吓得王松和郑佳俩的身子都是一抖,王松瞪了瞪眼,你爷爷的,这大半夜的是谁?难不成是郑佳的老公?可……郑佳的老公早就跟野女人跑了,她现在是一个人住的啊。

  两人身子顿住,正疑虑间,忽然听见那屋外传来了一阵女人的嚷嚷:“郑佳,你开门,我知道你在家!给你打电话你咋都不接了!”听到这声音,郑佳那诱人的脸上神色微变,抬脚就下了床来,她伸手理了理有些乱了的睡裙,看了王松一眼,那眸子里面竟然出现了一丝慌乱。

  她压低了声音说:“小松,你……你先回去,明天或者后天再来找我成吗?”王松一愣,这是咋了?他还没说话,外面那女人又是嚷嚷了起来:“郑佳,你咋不开门呢,我是你大嫂,我跑这么远,专程来找你,你咋门都不开呢?”外面女人一个劲儿嚷嚷,郑佳也是着急了起来,连忙走到房门边上,伸手把卧室内的灯给关掉,匆匆跟王松说了句:“小松,你快走吧,小声点别让人看见了……”说着,她转身就出了卧室,还顺手把房门给带上了。

  见到这一幕,王松的心下几乎都快要骂娘了,你爷爷的,这也太背了吧,眼看就要折腾了,咋这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郑佳的啥大嫂呢?低头抹黑看看,自己还精神着呢,这要是不干点啥,王松哪里肯甘心,他提上裤子,轻手轻脚下了床,不但没有离开,反而还偷偷把那卧室的门拉开了一些,就这么顺着门缝朝着屋外看了去……这一看,他也是不由张了张嘴,这?!王松就这么偷偷探头朝着门缝外看了去,只见屋外大厅的灯已经被打开了,郑佳答应了几句之后就打开了房门,迎面走进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虽然隔得有些远,但是王松却依旧看清楚了这婆娘的模样。

  那张脸蛋儿很白净,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不过更加吸引王松眼光的,却是这婆娘的身材,从王松这个角度看去,只见那女人身前的一对就跟两个气球似的快要把她的衣服都给撑破了!你爷爷的,这婆娘那地儿生的这么大,还能走的了路么?就算是郑佳和这个女人比起来,都足足小了一号不止,要是能伸手摸一下,那可就舒坦了……王松蹲在房门后,看着那女人鼓鼓的地儿正起劲呢,忽然就听见郑佳说了句:“大嫂,你咋跑到我家来了?”原来这女人是郑佳的大嫂,啧啧……要是能捣鼓一下可就舒坦了……王松心下暗暗想着。

  那边郑佳却明显有些恼怒,白净脸上眉毛都拧了起来,可是她那大嫂却浑然不觉,娇笑一声摇头说:“郑佳你这是说的啥话啊,啥叫我找到你家里来了,这不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么,我还以为你出了啥事儿呢……大嫂这不是担心你么……”郑佳脸色一沉,咬了咬嘴唇:“你当然担心了,要是我出了事儿,你可就没地儿找钱了!”谁知听见郑佳这话,她那大嫂却把脸一横,眼中露出了一抹泼辣之色,高声嚷嚷道:“郑佳你这话是啥意思?这些年你大哥出事儿瘫痪在床上,不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地照顾他?你的侄儿今年都上小学了,还要书本费,伙食费,这些难道不要钱么!”她那大嫂嚷嚷着,忽然一腚子坐到了地上,嘴里发出尖声的哭喊:“我的命咋这么苦呢……我可不想活了,男人都这样子了,他妹妹还拿话挤兑我,我活着还有啥意思!”郑佳咬着牙齿,看着她大嫂在地上撒泼哭喊,气的她那娇小的身子都是开始发起颤了来:“曲蓉,要闹你就到别处闹去,我每个月都给了你一千块钱,这些钱还不够我哥和小成吃喝的?就是小成上学的钱,那天我也是亲自给了我哥的,你还要钱干啥!”王松躲在门后看得清楚,只见那曲蓉坐在地上又哭又闹,但是眼睛里却没一点泪水,明显就是故意撒泼给郑佳看的。

  他心下暗暗替郑佳不平,你爷爷的,这曲蓉压根儿就是个不要脸的臭婆娘,居然跑到郑佳姐的家里来找她要钱来了,这也实在是太……太不要脸了吧。

  更何况,郑佳姐每个月都还给了一千块钱,在这村里头,一千块钱完全就够用了,王松他们一个月花销顶多也就几百块而已,那还是顿顿有肉的情况下……曲蓉闹腾一阵之后,见到郑佳并不再多搭理自己,也心知这办法没用,她一下子就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腚子上的灰,刻薄的脸上带着泼辣,狠狠冲着郑佳喝道:“成,你们郑家的人没一个是好东西,我这就回去跟你哥离婚!跟着他过这吃不饱饭的苦日子,还不如老娘自己一个人过!”说着曲蓉转身就走,那模样就好像这一切都是郑佳绝情,不管她哥似的。

  眼看曲蓉已经走到了房门口,郑佳的眼中终究是闪过了一抹无奈之色,她咬了咬牙,走上前一步喊道:“曲蓉,你……你等等,钱,我明天就给你,但是,这钱是给我哥和小成吃饭上学用的,你要是敢……敢拿去外面打牌,我,我就再也不管你们了!”听到郑佳这话,那曲蓉的脸上的忿忿立时消失的一干二净,反而带上了几分笑:“郑佳,瞧你说的,大嫂我早就不打牌了,这不是小成他们学校要交学杂费么,我又没钱……”“不等曲蓉多说,郑佳走过去推了推她身子说:“行了,你快回去吧。

  ”那曲蓉走到房门口,又是回头笑了笑问道:“那啥,钱……明天给我么?郑佳,学杂费可要一千五……”郑佳皱眉点了点头:“明天就给你,你走吧。

  ”说着她一把就将房门给锁上,屋外还传来了曲蓉的嚷嚷声音:“郑佳,那你明天可别忘了啊,不然大嫂又要跑来找你一趟……”王松蹲在里间屋子后面,看着这一出闹戏,心下也是不由暗暗捏紧了拳头,你爷爷的,这世上咋有这样不要脸的婆娘,虽说她男人是郑佳劫的哥哥,可是郑佳姐也没有义务一定要养她们一家子啊!每个月一千块钱,这在成华村里已经是很大的一笔消费了,郑佳姐哪里搞得到这么多钱?忽然,王松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复杂之色,难不成……郑佳姐今天在婚房里偷那条金项链,就是为了……为了这事儿?难道,也是因为这些事儿,郑佳姐才会和其他男人睡觉?一想到这个可能,王松心头对郑佳的最后一丝隔阂也是渐渐淡去了,现在的他不但不觉得郑佳姐是个随便的女人,反而还对她生出了一丝怜惜。

  这个女人,她的老公跟野女人跑了,自己哥哥又出了事儿,瘫痪在床上,她大嫂曲蓉又是个这样不要脸的婆娘,郑佳她……过的可真不容易。

  正在王松想着这些事儿的时候,房门忽然被拉开,郑佳走了进来,她一眼便看见了蹲在门边上的王松,诱人的脸上立时就变了色:“你咋还没走呢?”王松勉强笑了笑,站起身来就想去抱抱郑佳,可郑佳却伸手一巴掌就把王松的手掌给拍开了去,她脸上露出了一抹嫌弃之色,瞪着王松喝道:“我叫你走你没听见么?”王松心下知道郑佳心情不好,也不跟她置气,乐呵呵地说:“郑佳姐,我这不是等你……”谁知郑佳的脸色一沉,眼中满是不屑之色:“等我干啥?你以为我真的看上你了么,王松,我告诉你,你就是个没用的光棍,一辈子折腾不到女人的东西,就你这样的还看喜欢人秦梅,秦梅就是看上一坨屎也看不上你!你快给我滚!”听到这一番话,王松的脸色也是渐渐沉了下来,他咬了咬牙,想要说点啥,可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说啥,沉默半晌,他终究是咬了咬牙,转身从后院离开了……回去的路上,想着刚刚郑佳说的那一通话,王松只觉得心里满满的不是滋味儿,可是也不知道为啥,对郑佳姐,他又有些恨不起来,或许是因为看到了郑佳姐被曲蓉那样逼迫的样子吧。

  想着这些事儿,他也是渐渐走到了家门口,可是抬头一看,家里房门却打开着,屋里传来了嫂子的说话声……王松皱了皱眉,走进房门一看,眼睛却不由一下子瞪大,这他娘的……咋家里来了这么多女人呢?!自家屋子里,此刻围坐着四五个女人,嫂子秦月荷正给他们倒水说笑着,她一抬头看见屋门口刚刚到家的王松,那张诱人的小脸上笑容更灿烂了一些:“小松,你刚刚哪去了,现在才回来,站在门口愣着干啥,快进来。

  ”说着,她走到了王松的身旁来,轻声说了句:“这些都是娘家那边的亲戚,秦梅他们家里睡不下,就来我们家了,晚上一起挤挤……”“啊?”听见这话,王松的眼睛都是不由得瞪大了起来……啥?啥叫晚上一起挤挤,看看那边围坐在一起的,几乎全都是女人,你爷爷的!和女人一起睡觉?王松活到现在还从来没和女人一起睡过觉呢……见到王松神色有异,秦月荷不由疑惑道:“咋了?”王松哪里会说啥,连忙摇头说:“没啥,没啥……”他心下顿时暗暗窃喜了起来,他娘的这幸福也来的太突然了吧。

  扫了一眼远处坐在凳子上的几个女人,王松对于其中大多比较眼生,但是最边上那俩女的他却认识。

  杨婶和小倩,说起她俩,以前王松小的时候还在她们家住过一段时间,杨婶的原名(草船借箭的故事)叫杨芸,她和嫂子一样,原籍也是大南村的人,至于小倩,则是杨芸的女人,小倩比王松大半岁,却总是要王松叫她姐姐,小时候因为这事儿俩人还吵过不少嘴呢。

  只不过大了之后,因为王松和小倩两人没在一个村,后来就渐渐没了联系。

  王松一双眼睛盯着小倩扫了好几遍,见她今天穿了一件淡红色的裙子,那裙子的领口有些低,从王松这个角度看过去,隐隐都能够见到里间小衣的点点轮廓,你爷爷的,好久不见,这小妮子咋出落地这样水灵了,而且……她平常都吃的啥东西,那地儿咋长得这么大了……这要是用手去碰碰,那还不把王松给舒坦死啊……正当他看着小倩胡思乱想的时候,那头的小倩却也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猛地抬起头来,一双美丽的眸子紧紧盯住了王松的脸庞……看到这一幕,王松也是不由觉得有些尴尬,讪讪笑着摸了摸鼻子,那小倩却只是哼了一声,理了理身前的裙子领口,把那诱人的风光给遮住了……那头嫂子秦月荷已经到里屋拿被子去了,大哥和父亲走了之后,这个家就只有王松和秦月荷俩住,以前东边爸妈的那个屋子,因为空的太久,生了很多灰尘,一时半会也整理不出来,所以今晚也只能一起挤挤。

  秦月荷抱着一床被子走了出来,跟杨芸一群女人笑着说:“时间也不早了,你们看这样成不,我和林妈你们几个一起挤挤,王松就和杨婶她们两母女一起睡咋样。

  ”王松心下自然是欢喜,他娘的,要是能让自己跟小倩挤在一床,那到了晚上自己非得偷偷摸摸小倩的那地儿不可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d.aspx?3987.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d.aspx?1065.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d.aspx?1308.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d.aspx?5875.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d.aspx?7446.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d.aspx?3555.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d.aspx?7777.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d.aspx?7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