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ipz 508,新手必看

  啊宝贝腿再张开一点骚 母亲被同学小黑 日了同学的母亲李淑芬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以来,我做什么事好像总是比别人慢一拍。

  就像小时候,我和妹妹割草砍柴,或者打猪草,我总是比妹妹弄得少,并且捆的柴老是掉。

  后来去打工,哪怕做得是最低级的普工,也总是比别人慢。

  像纺织厂的细纱,人家三个月后,看五六台机都看得很好,而我做了六个月,看两台机,一到关键时刻,我累得满头大汗,车间里还是棉花满天飞。

  所以那时我工作上不怎么顺利,加上离婚又无望,心情很低沉。

  有一天,我竟然去算命,刚好那天欧阳去买菜,也来看算命。

  他看到我在算命,就与我搭讪,欧阳一直看到我算完。

  我们一起去农贸市场的菜市,到了菜市,欧阳说,如果有空可以到他家去玩,并给了我电话号码。

  几天后的一个休息天,我实在无聊,就试着拨通了欧阳的电话,顺着欧阳的指点,我到了欧阳住处的楼下,欧阳下来接我到他家去。

  欧阳家住在五楼,进到家里,是两室一厅的居室,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

  欧阳家里有很多的书,所以我知道欧阳也是一个书迷。

  我们说了很多的话,我知道,欧阳曾是一名服装设计师,后来服装厂倒闭,欧阳就退了休,自己在外面做衣服,后来儿女大了,都到广东去打工了,他也清闲了,但他的老伴走得早,只想找个人说说话,希望我们能够做朋友,而我当时的情形也好不了多少,所以我就答应了他有空就到他这里来玩。

  那天我在欧阳家吃的午饭,没想到欧阳的厨艺还是一流的,做出的菜很合我的口味。

  就这样我们开始交往了。

  并且不久后我们就走得很近了。

    欧阳知道我的厂在离他家不远的天伦纺织厂。

  那时我们上的是两班倒,每当我上白班的时候,下班时欧阳就会到我的厂门口来接我,于是我骑自行车在前面,欧阳在后面追,那情形总惹得我开怀大笑。

  到了欧阳家,欧阳就给我备好洗澡水,洗了澡,就端上可口的热乎乎的饭菜,然后舒舒服服的睡大觉。

  上晚班时我也会到欧阳家去,那时欧阳也会服侍的我像老爷一样,冬天甚至会给我备上热水袋。

     欧阳曾是服装设计师。

  于是跟欧阳一起的时候,他总是把自家的布拿出来,给我做很多很多的衣服,那些衣服特别的合身,并且特别的漂亮,很古典很时尚,每天都像模特一样变换穿着,宿舍里的工友总是对我穿的衣服感到惊奇,好像只有舞台上的演员才可以穿得这样漂亮大方,大大满足了我对服装的需求。

  欧阳还喜欢弄吃的,那些什么的霉豆腐,什么剁辣椒,什么榨菜,什么泡菜、应有尽有,厂里的饭菜不是很好吃,欧阳就让我把他自己做的菜,带到厂里去吃。

  也许这就是要征服一个人先要征服他的胃的现实写照吧。

  我喝水的水杯,盖的被子,穿的衣服,吃的菜,好像处处都有欧阳的影子,以至于有一次休息,欧阳一个人去旅游了,我打电话得知,我发现没地方可去,我竟然很依赖欧阳。

  于是后来的日子里,我更看重我和欧阳的交往,以至于,欧阳提出放假的日子到妈妈家去玩,我都没有反对,因为我和黄的婚姻如同虚设,我交了这样一个朋友,家里人也没有不同意。

    我说我要写作,下班后,一切事务他都包了。

  后来我提出想买一个电脑,欧阳也给我买了,虽然是一个二手电脑,勉强可以用,可是我还是很感激他。

  那个电脑总是动不动就坏了,一坏欧阳就用他那个拖东西的车把电脑搬去修,五楼高的楼梯也让他操够了心,最后这个电脑用的时间少,修的时间多。

    也许我和欧阳很多时候享受的还是精神交流。

  在欧阳家,我也会哼自己的小调,欧阳就说我唱的歌不是很好听,我就说我唱歌自己感觉好就可以,欧阳听后开心的笑了。

  欧阳还会跟我讲他的老婆,他的家,他以前的(我的尤物女友们)女朋友,他小时候学缝纫的经历。

  他说他们学缝纫时,六岁就跟着师傅,吃饭是要吃在师傅后面,端茶倒水,倒尿壶,什么都要做,三年学徒,三年随师,后来才有一点钱,再后来,县里的服装厂招工,欧阳就进到了厂里当师傅,这一当就是三四十年,最后经济改革,服装厂倒闭了,才清闲下来。

  我们那里有个炎帝陵,那几年,要么开幕,要么恭祭,只要有演出,那里的服装都是欧阳设计的。

  我很佩服欧阳,也为他会安排自己的生活而惊叹。

  或者有时候我想我跟欧阳交往,不仅仅出于寂寞,也许更多的是共鸣。

     我跟欧阳一起也有不愉快的时候,有一次欧阳的外孙要来,刚好我那天也休息,欧阳就叫我那天不要到他那里去,我感觉我跟欧阳还是距离。

  还有一次,我说在家呆着也不好玩,我们去公园里玩。

  那天我们早早的出发了,但在公路上,欧阳躲车的时候竟然摔了一跤,虽然最后我们还是爬了百步梯,到了烈士陵园,把一个南郊公园游了个遍,但对于他的体力,还有跟我的年龄的差距,我还是不敢恭维。

    生命中如果有一个你做什么事他都支持你,什么都为你准备得好好的,一个父辈般的爱,同辈般的情,落魄时的守护,你还有什么不满足呢?在你交朋友时他也会吃醋,但他从来不干涉你,甚至有时幻想,能够这样过一辈子,也是不错的。

  可是命运的帆往往不是你想怎样扬就怎样扬,第二年的正月,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在广东打工的男朋友,那个朋友正月回来与我见面,这之后,我就跟那个朋友去了广东河源。

  如果早知道我和那个朋友最后没有结果,我是不是会选择留在县城,留下跟欧阳继续我们的忘年交?我不知道,我只记得我跟欧阳分别的那天,是正月,我到欧阳那里拿我私人的东西,欧阳听说我要跟男朋友外出打工,他紧紧抱了我一会,说他很舍不得我走,我说我必需走。

  后来我拿东西出来,跟男朋友一起会合。

  我的眼睛有近视,但是那天我却看见欧阳站在街的对面,跟着我送了很久很久,直到我上了车,离开了他的视线。

  几年后我回到县城,我找过欧阳,但没有找到。

  有一次我们再在大街上相遇,他只是问了我当时的生活,知道我成了新家,一切安好,他什么也没说。

  我有点失落,但没有后悔曾经的相遇。

  一切随风飘落,只有记忆的柳絮是那么美,生活还在继续。

  

  不让穿内裤,还放跳蛋 门卫给校花下药 我的私处大吗,有图初一  我曾经在编织好的世界里落泪,混淆了我的所有感知,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做什么,也不知道现在的我应该怎么做,那个时候的我不懂得什么叫做挫折,也不渴望去领略外面的高处不胜(完美暗恋)寒,不过是傻傻地待在已经被编织好的世界里学习如何去说学逗唱。

    这里叫做云镇,顾名思义,这里的云洁白而厚实,看起来就像是一朵朵乍开的棉花一样松软,让人有一种想要在其中滚上一滚,睡上一睡的欲望,定是舒服得紧吧?  这里是南方的一处小镇,好像不与外界相连似的有着属于自己的独特气质,淳朴而温情,内敛而精致。

  这里,十天一次绵绵细雨,一个月一次晴空万里,不过这里的雨出奇的柔和,淅淅沥沥,绵绵软软的。

    所以我很喜欢在下着毛毛细雨的时候漫步在栽种着山茶花的道路一侧,雨水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打湿衣服的,因此可以不用打伞,不过这里的女孩子却很喜欢打伞,因为那伞面上涂画了精致的山茶花和清水芙蓉,如今这样的油纸伞已经快要销声匿迹了。

    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只觉得所有的一切事物都不适合自己,譬如睡觉时身下坚硬难耐的竹席床,喝水的时候要去院子里打一些没有味道的自来水,屋子里几束昏昏沉沉的光线,我想我这是图什么?来这里活受罪吗?  来的第二天,隔壁豆腐铺的老板娘兴匆匆地跑过来,二话不说地拉起我的胳膊笑眯眯地指着一行不知道去往何处的大部队,经过一路上的交谈我才知道原来这里还是有早集的,耽误了一时半会儿可就没有什么便宜东西了,我突然觉得还挺好玩儿,这些人居然可以实在成这副模样?让我眼界大开。

     老板娘说这里买东西真的很方便,叫我买一些摸起来滑溜溜的被褥和毛巾,以后可以睡得更舒服一些,我不禁朝她哑然失笑,看着面前被她挑来挑去的绣花被褥心里突然像是被开凿出一片泉眼似的流出了甘甜的蜜,我知道,这确实是一个有助于睡眠的好方法。

    我们那里生长的牡丹又大又香,有的颜色红得吓人,我的院子里本就栽种了一片,天气温暖的时候就开得极美,大朵大朵的颇有一种豪放和洒脱的意味,我瞧着中意就另买了花盆移进去一株,放在阳光充足的窗台上为毫无生气的屋子里带来了许多颜色,添了一缕恰到好处的芬芳。

    我在这里住了很久,知道了很多关于这里的习俗和风趣,我住的房间是一座有些年纪的单栋竹楼,对面是一片紧贴着修筑起来的青色竹楼,那上面有一双感情很好的青梅竹马,有时女孩子家里蒸了红豆糕就会跑到窗户外面那连在一起的台子上叫男孩顺着台子跳到她家里去吃,我时常在阳光下看书的时候见到这样的一幕幕,只觉得挺幸福。

    我的曾经追逐过太多得不到的东西,虽然如今已经都成了积累在面前的过眼云烟,被自己偶尔想起来就习惯地拿出来取笑一番,可还是将记忆中那个满是朝气的女孩子折腾成这样一个只喜欢偷懒一整天的宅女,宅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里享受那里的风土人情,享受那里的生机勃勃,和那里的温柔可亲,不知不觉我已经爱上了这个地方,这个充满了热情和友爱的地方。

    我曾经觉得幸福就是用手里的金钱去肆意挥霍感受别人的阿谀奉承,我曾经觉得幸福就是站得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地对待所有人,我曾经觉得幸福就是孤注一掷不论最后的结果是否光鲜亮丽,可如今的我,只觉得这里宁静的风,温柔的雨,洁白的云就是幸福。

    我再也看不见那些世俗喧嚣,因为闭上眼睛是花香鸟语,睁开眼睛又已经是春暖花开,看不到丑陋的时候自然就会忘记什么是丑陋,而其余留在心里的就只剩下满满的阳光明媚。

     从来没有这样一个故事告诉我们幸福到来时要流下泪水,我只知道我的幸福来得让自己有些猝不及防,你看,远处走来的人们,手挽着手,肩并着肩,笑容璀璨而耀眼,我穿着一身当地的红色印花长裙,那是隔壁老板娘为我选的颜色最明艳的一条,她说我穿上特别像独自盛开在山脚下的山茶花。

    我的日子过得自由自在,镇上的人几乎在短短的一个月里就与我混得熟悉,我喜欢他们的热情,我喜欢开心的时候和这里的女人一样胳膊挽着胳膊在热闹的广场上跳舞,路过的人会给予我们真挚的称赞和掌声,兴起的时候也会加入我们一起跳那疯狂而激扬的舞蹈。

    呼,旁边有孩子在吹蒲公英,大片大片的绒毛飞掠在空中不知道会停泊在哪一个角落里,可我知道,它不会就这样停止自己追逐自由和归属的步伐,等到大风又起的那刻,它还会继续追寻,追寻那些属于它们的世界,然后在那里,生根发芽。

     我看不到也不知道前方的道路究竟是平坦还是坎坷,我不顾旁人的侧目,伸出胳膊迎着风咧开嘴大笑,我只是知道现在的我很幸福,没有后悔当初毅然决然的决定,如果这里是有生命的地方,我真的很像亲吻它,告诉它,我似乎已经爱上了你。

    窗外,阴雨连绵,我的心得好高,我已经触及不到,雨水好像已经迸溅到了窗口处我工作时用的红木桌椅上,湿透了我桌上那零零散散的稿纸,雨水的味道是如此清新,沁入心扉,我突然不想关上窗户,因为我知道我还没有看够这窗外的景色。

    我趴在清凉的竹席上看窗外的湛蓝和青翠,将调好了的颜料泼洒在雪白无暇的宣纸上,将一切美好都留在上面,落款的地方写上贪爱,我把它挂在房间里的墙壁上,醒来就可以看到,后来,老板娘从我要来了这幅画挂在了她房间的床头旁,至今为止,我都不知道这幅画成了什么模样。

    然后,我回到了我那依旧喧嚣世俗的世界里,每天还是一样的疲惫和无趣,可如今的我却感觉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变得安静而晴朗,我想,等到下次假期的时候一定要提前收拾好行李,回到那个属于我的世界里去享受那里还在等待我回来的幸福。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e.aspx?5233.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e.aspx?3957.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e.aspx?6671.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e.aspx?5813.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e.aspx?3623.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e.aspx?2846.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e.aspx?6558.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xyz/twe.aspx?5635.html